西西專欄:貓的搖籃 - 明周文化

西西專欄:貓的搖籃

撰文: 西西

11 Dec 2017

dafeae

大凡紙皮盒、膠袋,貓無不喜愛,而且要想辦法攢進去,睡那麼甜甜一會兒。會搖的東西,貓也喜歡,像搖搖,電筒搖動照出來的光,多麼奇妙,UFO?非得捕捉看看不可。我一位花貓小友,一見打開的布袋,就會施展縮骨功,擠進去,而且希望大朋友把布袋提起,當氫氣球,給牠盪鞦韆,盪起來又會兩手抓緊布袋,高興得呼嚕呼嚕。盪布袋鞦韆,其實是危險的玩意,因為挽手隨時會扯脫,花貓會變飛貓。所以朋友要在布袋的挽手多縫針線,但布袋仍然搖破了好幾個。

養貓的人家中大都沒有搖椅吧,大概也沒有小朋友騎的搖動木馬,因為可能壓傷頑皮的貓。當然,也沒有人會為貓設計會自動搖的籃。那麼,為什麼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做「貓的搖籃」呢。馮內果寫了一本小說叫《貓的搖籃》。我在這裏寫玩具,怎麼搖到小說去了呢。

馮內果並不喜歡別人稱他是科幻小說家,甚至不喜歡稱他的小說有黑色幽默,他就是不喜歡任何標籤。這小說寫的是一位曾參加製造原子彈的科學家,為美國軍隊研製了一種新武器:「九號冰」,那麼一粒小藥丸似的東西,可以凍結沼澤,讓美軍陸戰隊通行無阻。但還來不及應用,他就去世了。他的三個子女把發明私下分了,各自換取所需。大女兒用它換了個在兵工廠工作的丈夫;大兒子用它在加勒比海一個島國上換取了部長的職銜,這島國是個殖民地,由兩個亡命之徒統治,是政治和宗教勾結。馮內果對政治和宗教,一直沒有好感。小兒子呢,用它換取了與蘇聯女間諜的短暫愛情。

馮內果把小說分成很短的章節,就像在報上連載的專欄,一百二十七天之後,一切完結。是的,冰有一號、二號,到了九號,厲害極了,它不單會令沼澤凍結,始料不及的是,還會令經過沼澤的小溪凍結,接着小溪沒入的江河、湖泊、海洋,都冰結了,連落下來的雨水都變成冰釘,這時候,豈不是世界末日。「九號冰」這麼厲害,各方都在爭奪,原來是想方便行軍,結果人類自取滅亡。

小說中的「原子彈之父」,是個沉迷遊戲,鍾愛製造玩具的人,這個人常年自閉在斗室中,不理,也不曉世事。對他們來說,發明新事物是一種遊戲,新發明,不外是新玩具。馮內果自認這人物有藍本,還指名道姓。這類科學家,不知道自己製造的玩具一旦落入壞孩子之手,會多麼危險。

科學家在家中和子女常常玩的遊戲,就是「貓的搖籃」。遊戲兩個人一起玩,只需一條繩子,大約一米長吧,把繩子的兩端連起來打個結,就可以開始。方法是由一個人,伸出兩隻手,放在繩子做成的圓圈內,然後一隻手從圈外朝圈內翻穿;另一手接着做同一動作。這時,繩子已架在兩手的兩端,中間形成一個有圖案的繩網。對手要做的是,用雙手伸入繩網,夾住繩索伸出網外,再朝上穿進網內,翻出新的圖案來。二人輪流夾出新的圖案網,直到一方失敗為輸。

說起來複雜,其實不難,我年幼時也常常玩,總覺得驚異,為什麼一條繩子會變出那麼多不同的圖案,而圖案又總是整齊、完整、對稱、繁複,次次不同,好像魔法。這翻繩圈的名字,就叫「貓的搖籃」,英文是Cat’s Cradle,卻和貓完全無關,也沒有搖籃。馮內果為什麼用《貓的搖籃》做書名,我不想深究,我只知道我的花貓小友,除了喜歡盪鞦韆,天氣酷熱時,喜歡睡到乾爽的水槽盆裏,水槽盆,是牠的搖籃。這裏沒有喻意,求其涼爽就是。牠的眼睛初生時差不多失明,沒有人要,朋友把牠帶回家,如今五歲,不是愉快地長大,牠會想到要毀滅世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