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聖母和聖子 - 明周文化

西西專欄:聖母和聖子

撰文: 西西

27 Dec 2017

mpw2563_b098-107_e003

mpw2563_b098-107_006_crop

聖母和聖子的圖畫、雕塑,像喬多、米基朗開羅、拉斐爾、列奧納多達文西,很幸運,在我較年輕力壯的年代,我親眼見識過了。我不是信徒,我們看人類這些優秀的作品,也不是宗教的眼光。西方的古典藝術,包括建築,絕大多數與宗教有關。傑出的作品,超越所有界線。所以,如果用一套意識型態的角度去看藝術,對不起,你只是委屈你自己,你錯過了世上許許多多美妙的東西。看藝術,我們嘗試從不同的角度去理解它,而不是要它屈從我們死守的一套意識型態。

倫敦國家美術館收藏了列奧納多的炭筆素描聖母子與聖安妮、施洗者聖約翰,(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t Anne and St John the Baptist),瑪利亞坐在母親安妮的膝上,她手抱的耶穌,要和另一個小孩約翰玩耍。我覺得這素描和諧、溫馨,充滿人間氣色,比稍後再畫的油畫聖母子與聖安妮更好,約翰改為山羊。我當然也喜歡拉斐爾的聖母,那公認是藝術史上最美麗的聖母。

至於近代的,我最喜歡的是高更畫的聖母和聖子。特別之處是圖畫中的母子竟然都是黑人,如果不是畫上有題名,誰會知道那是和宗教有關。這是畫家到了大溪地生活的作品。真是非常好看。表面上,畫裏不過是幾個大溪地黑人,女子和小孩,再看,穿紅色花布長裙的女人和她肩上坐着的孩子,頭上都有光暈。在他們面前,另有兩名女子雙手合什,躬身朝拜。她們之後,掩映在花樹之後的白花叢中,原來站着一名黃翼天使。畫面肅穆,呈現太平洋中部波利尼西亞的風貌,淡紫色的小路,翡翠色的泥土、明黃的香蕉,到處是深綠色的圓形樹木,色彩繽紛,令人想到伊甸園。把聖母子畫成黑人,有何不可?這才是大溪地人懂得的語言,也是高更現實的生活;而且,這是突破。

今年六月,我的精神不錯,曾去北京參觀四座天主教堂。四座天主教堂,都是西洋傳教士來華傳教時建造的,那時候正是明末清初。其中位於王府井的天主教堂,按當時的叫法,名天主教東堂,因為後來又有南堂、西堂和北堂。來華的傳教士除了意大利籍,還有法籍等。就像任何一座教堂。到了晚上,教堂亮起泛光,一片金碧輝煌,我想聖誕節應該更好看。

教堂門內左側有一櫥櫃,售賣各式宗教物品,我看了一陣,卻見到一件很特別的物件,不過是一張稍厚的紙,上面有彩色的圖畫,原來是幅3D的聖像,圖中的是聖母瑪利亞和耶穌。這聖像,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因為這是一幅中國人設計的畫像,在這之前,我見過另一幅據說是偽冒唐寅的作品,畫了聖母抱着聖嬰,兩人穿的都是中國服飾,小孩子穿儒服,母親的打扮好像觀世音菩薩,頭上還有紅色的光環。

東堂的聖像又有什麼不同?也是在衣飾上,母子的衣服不但是中國的服裝,而且是非常非常的中國,因為二人都穿上了龍袍。這樣的打扮是什麼人構想的呢,在什麼年代繪成的呢?是清朝吧,圖畫可以是數百年前,可是紙張、印刷,卻是立體的幻光片,屬於現代的科技。

聖母穿上龍袍沒有問題,小孩子卻只有正式登基當上皇帝才可以穿著朝服,那是八歲登位的康熙?中國史上對西洋科技最有興趣的皇帝?不過,這幅畫像的確很好看,人物在虛空中浮現着,聖母掛的一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