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紋樣 - 明周文化

西西專欄:紋樣

撰文: 西西

19 Apr 2018

逛博物館,除了可以參觀許多珍貴文物外,還可以買到一些紀念品。例如一頭陶瓷製品河馬。已經不記得是哪一座館了,看似好些館都有同樣的展品。這匹河馬模樣普普通通,但顏色美麗,是一種濃郁的土耳其藍。也是我很喜歡的那一種顏色,所以一看就喜歡了。如果只有顏色,那也沒什麼吸引力,特別的是作品身上的紋樣,這可不簡單了。

人類自古就習慣在作品上繪畫紋飾,石洞裏、建築上、用具上、衣物上,甚至軀體上、臉上,畫上各種紋樣。例如半坡的陶碗、先秦的青銅器,上面的紋飾,令人驚歎。一頭平平無奇的河馬,有什麼能力足以入住博物館的豪宅呢?就因為它身上的紋樣。是紋樣告訴我們這件作品的歷史,它的籍貫和年代。原來它是一頭生長在古埃及的河馬,生活在尼羅河,它身上有尼羅河植物的紋樣。

河馬據說脾氣很不好,其實是因為眼睛欠佳,告訴其他異類:我不是好惹的。牠在尼羅河畔打滾,四周長滿了埃及的水藻和獨特的蓮花,和我們如今看到埃及建築的立柱,形狀多麼相似;而柱頂的設計不是圓形、垂輪形或苕莨葉形,而是蓮花形。那些蓮花,其花瓣都像兔子耳朵般長長的向上伸展,由底下一圈花萼圍束起來。這個圖形,一看就明白是埃及獨有的。而這圖樣,恰恰給畫在河馬的額前和尾巴上,而河馬的胖壯的軀體上則畫了水藻和氣泡,河馬嘴旁也有心形的葉片。

最初,我買到的是一頭大的河馬,後來又在另一博物館買到一頭小河馬,一模一樣,彷彿母子,身上的蓮花紋樣,小的更清晰,由三角形圍起來,完全是一朵花了。很可惜,如今在尼羅河裏再找不到河馬了。

陶瓷藝術家都喜歡在作品上繪畫,也許覺得素淨的碗碟瓶罐太單調了吧,連陶瓷動物也要增色一番。河馬之外,又例如貓,同樣有各種彩繪,令人愛不釋手。價錢便宜,我也買過一些,像一頭黑色的貓,悠閒地俯伏,身上繪滿了花葉。這件作品和河馬不同,沒有採用任何古典的紋樣,直接畫上了荷花和荷葉,真是美麗。但美則美了,這些水中的植物畫在貓的身上,終不如生活在水中的河馬,用上蓮花紋樣和水藻紋樣那麼適切。其實紋樣極多,中國的經典紋樣就多不勝數,只要看看任何瓷器花瓶或碗碟,都可以碰上卷草,既有牡丹卷草、水藻卷草,又有山水,螺旋等等。

那麼一隻貓呢,生活在陸地上,應該配什麼圖案?如果是在花園中嬉戲,可以撲雀鳥、撲蝴蝶,身上該畫些雀鳥和蝴蝶吧。不過,黑貓的作者畫了荷花,只是因為喜愛荷花,還是想表示,這是東方的貓,是中國的瓷器?

另外一隻小貓,就花散滿身了。啊,我的八寶雜物箱中還有貓杯子,頭上可以入水,尾巴是吸管,那是捷克製的喝礦泉水用的杯子,身上沒有畫花,畫了些石頭,也算是隱喻吧。一頭西方的貓,眼睛、鼻子,連鬍鬚都是金色的,可治病的泉水是黃金?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