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尋常,可也同樣聖潔 - 明周文化

西西專欄:尋常,可也同樣聖潔

撰文: 西西

20 Sep 2018

朋友最近到澳門看夏加爾的畫展,回來說看到夏加爾在尼斯的一些作品,還有不少私人的珍藏。可惜我身體不好,不然也會去看看。想起多年前在歐洲不同的地方看過一些,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以色列看他的玻璃鑲嵌畫,畫聖經的題材。

聖經題材是文藝復興時期重要的母題,其中之一是《基督降生》。無數畫家畫過聖嬰躺在馬槽裏,三王來朝,天使拍翼,聖母和聖嬰的頭頂上面都有一暈光環。到了二十世紀,宗教力量,看似大不如前,其實不是的,世局的紛亂,明槍實彈爭個死活,還是宗教的問題;其他的,只是「冷戰」。不過,畫布上的聖母和聖嬰,的確漸漸隱退了,從主角變成配角。

夏加爾是猶太人,是虔誠的教徒,他早期的作品,有許多都被認定是繪畫聖經,例如繪畫嬰兒誕生,就說是聖嬰。我起初看,以為畫家是用現代的手法來表現古典的題材、表達他的信仰,後來讀了他的自傳,才知道他畫嬰兒降生,另有特別的原因,他不過是畫尋常的嬰孩,與那位救世主不一定有關係。有一幅畫,在一些版本中叫做〈聖家〉,但在阿布蘭斯出版的《夏加爾寫夏加爾》裏,只叫做〈夫婦〉。

夏加爾以前寫過傳記,《夏加爾寫夏加爾》則是把以前的傳記,一併收納在畫集內,並且把相關的畫作並列,提供對照,還刊登了他的詩。這是一冊美麗的畫集,美中不足之處,是沒有把原來的法文詩也譯成英文。

在自傳中,夏加爾回憶童年的生活,母親常常提起他誕生的那一天:1889年7月7日。在那天,在他誕生的那天,並且是在那重要的時刻,小鎮監獄背後的村屋忽然失了火,火勢蔓延,整個城鎮的一角都冒起了煙火。而母親正在臨盆,怎麼辦呢?家人別無他法,只好連牀帶人一起抬出屋外,十分狼狽。於是,一張有四隻腳,兩頭牀架的大木牀,連同牀上的產婦,連同婦人腳旁的小木盆,連同盆內的新生嬰孩,就從屋子裏抬到街上,在街上一直抬着,抬到城鎮另一角安全的地方。

夏加爾在自傳中說:我還是誕生下來了。他一出生,就看見熊熊烈火,他和母親要走難。他的畫作,於是有許多畫都和這件事有關:嬰兒誕生、房屋失火。不過這些,他不可能知道,不可能記得,是後來母親和長輩告訴他的,他們繪形繪聲,再加上夏加爾自己的想像。所以,這些畫,既是寫實,又同時是想像。在眾多的〈孕婦〉作品中,有一幅很特別:〈懷孕婦人〉,畫中年輕的母親穿著漂亮的黃色長裙子,裙子上有點星的白花朵,可是,在肚子的部分,卻畫了一個大圓圈,圓圈內畫了一個小孩,夏加爾把懷孕在體內的小孩也畫了出來,當然是採取超現實的表現法。畫中的年輕母親,與其說是聖母,不如說是夏加爾的母親;懷着的孩子,與其說是聖嬰,不如說就是夏加爾自己。

要是認為夏加爾是把自己畫成聖嬰,是否過度傳譯呢?認為教徒的作品一定與宗教有關,大可不必,他早年的生活有點困苦,卻不必上昇成為了承擔全人類的苦難。尋常人間,可也同樣是聖潔莊嚴。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