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細君專欄:芬蘭教育

撰文: 洪細君

01 Nov 2017

最近和沙田校長會到芬蘭交流十天,因為被選派在芬蘭教育局分享香港荷蘭教育異同,所以特別有深刻感受。芬蘭四十年來進行教育改革,2000年PISA結果公布,十五歲同學在科學、數學及閱讀得分都在世界前列。研究芬蘭教育,看到他們教育的「多」、「少」、「高」和最核心的價值最重視的方向。

少功課,小學同學一星期平均做功課2.8小時,我們訪問小學生,他們說每天花十五至三十分鐘做功課。香港小孩子平均一星期做六小時功課,當然更有甚者。

少考試,芬蘭學生到十六歲時才要考公開試,預科之後一半入學術大學,一半人入職業導向學院。平日只有老師為同學學習而設置的評估。同學老師有時間空間為學習而學習,不為考試,只為追求學問而努力。

少課時,每天只上三至四節課,早上9時或9時30分才開始上課,老師同學有足夠時間休息,在芬蘭的教師休息室我們真正見到老師們在休息喝咖啡,香港的教師休息室可能只是老師開會和備課的好地方。

多休息時間,芬蘭教育則例規定每四十五分鐘教學學生一定要有十五分鐘小息。香港小學一般上二節課七十至八十分鐘後或上完三節課百多分鐘後師生才得休息。

學校種類少,幾乎只有公立學校。但政府投放資源多,學校費用全由政府津貼,小學餐費書簿費全免,小學中學學位完全由中央因應居住地方就近派位,不用家長同學競爭學位,也不用付費。師生比例也比香港高,我們參觀的學校,每班學生人數十多個,但一般都有二至三位老師照顧同學,更能照顧個別差異,而不像香港會設精英班分流。

我認為芬蘭教育最成功之處是有最好的老師,老師的社會地位高。重視師資,六千人投考只收六百人,十選一,要經歷多重面試考核,務求找出最優秀最熱情最有教學熱誠的申請者做老師。由幼稚園起所有老師都必須有碩士資格。既然有最好的老師,家長對老師對學校高度信任,相信和尊重老師的教學。香港學生在PISA的成績也不賴,教育也在世界前列,但我們的社會氛圍,政府投放的資源和價值觀非常不同,中國人社會認為勤力最重要,我們的考試為分出優劣,或許同樣成功,但芬蘭孩子可以為追求學問而努力,香港孩子很多時候要為派位為派到好學校而要努力在考試中取得高分,容易失卻了追求學問的意義。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