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麗珠專欄:獸的遺骸 - 明周文化

韓麗珠專欄:獸的遺骸

撰文: 韓麗珠

21 Jun 2018

快要滑進了一段深刻的關係時候,我就知道終將無可避免地掘出自己的本相,就像失去記憶的狐,披着人的面具太久便以為自己真的是個人,最後還是看到原來的身份。我確實一直追尋,誠實地成為自己,只是從來不願看清楚,誠實可以有多麼可怕。尤其是,戀人是一面非常誠實的照妖鏡,人首先要容許自己可能是一頭妖,接着要容納對方也是另一頭妖,這樣,才有足夠的空間安放各自的人性的面貌。

人需要與他人建立關係,並不是因為要粉飾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的事實,而是,每個人的生命都是深藏的堆疊的,都值得至少一次被狠狠地拆穿。

當人們逐漸走近戀人這面鏡子,恐懼便隨着親密而不斷增加,就像快要揭開一個謎,或走進一個漆黑的洞穴,觸摸一頭飢餓已久的獸,面對深層的恐懼,也是關係承諾的一部分,只是從來不會以言語刺穿。彼此靠近的興奮,必然摻雜了莫以名狀的可怖。對於緩和恐懼,人們本能地收藏,一根不馴的白髮、一顆躍動的青春痘、一個憤怒的眼神、一臉不屑的冷漠、某條深刻皺紋、某道永不痊癒的傷痕。人們本能地戴上比較接近完美人類的面具,面具的主要功能並不在於提供幻像,而是確保一段安全的距離。當然那是無濟於事的面具,因為靠近的需要會使任何堅固的面具剝落。

當人們擁抱戀人這面鏡子,獸和獸便會初次相遇。「你會吃掉我嗎?」「你會馴服我嗎?」「你能夠從一頭獸退化成一頭寵物嗎?」「你會撕碎我嗎?」「你會充當我的犧牲品嗎?」或許是因為這種種的不確定,人才會自願留在對方身體內的獸的旁邊,等待一個答案。有時候,拆穿生命的假象,人們異常需要那個答案,以破解一句近乎謎一樣的話──「我愛你」。「我愛你」的意思,到底是,「我要來傷害你」,「我允許你來傷害我」,「我要重複經歷一次早已忘掉了的黑暗」,「我已經無法被愛」還是,「生命其實毫無意義」。

如果人們有足夠的幸運,便可以通過關係,再次被掏空,返回虛空的狀態,生命便再次充滿了無限的新的可能。獸和獸完成搏鬥,人們帶着肚腹內的獸的遺骸,離開鏡子,回到自己的洞穴裏,像熊到了嚴冬開始冬眠,默默地消化已經失去了的關係的形狀。春天可能到來,可能不,這樣的冬眠可能滋養生命,也可以讓人滑進死亡。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