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百德專欄:夏碧泉的自學藝術 - 明周文化

約翰百德專欄:夏碧泉的自學藝術

撰文: 約翰百德

15 Oct 2017

mpw2553_b014-015_001_crop
夏碧泉和他其中一件雕塑作品。

我和幾位友人最近在籌備展覽,展品來自已故香港藝術家夏碧泉的收藏品,現在已於黃竹坑非牟利藝術空間Spring展出。夏氏在過去五十多年來收集了多項藝術展覽圖錄、藝術書籍、雜誌、剪報和其他印刷品的剪存。夏氏生前不時帶同妻兒一同參觀展覽,並為每個到訪的展覽拍下照片。他的攝影存檔中便有數百箱照片、貼印索引照片和底片。這些收藏現稱為「夏碧泉文獻庫」,內藏數千項獨立作品,是豐富的香港藝術史料,記錄了1960至2000年年代夏碧泉的資源、國際藝術趨勢和香港藝壇。

夏氏的蝸居和天台位於蟬聯街,是土瓜灣十三街之一,曾經是存放整套藏品的地方。夏碧泉的家人在他離世後把所有東西保持原貌。這些物品現已裝入箱子,移送到一個位於火炭的工業單位,亞洲藝術文獻庫在這裏將進行一項由香港賽馬會資助、為期三年的計劃, 把有關資料分類,並展開研究。

夏氏1957年由中國來港,當時三十二歲,甫抵港便馬上走上全職藝術家的事業之路。他在1959年的早期日記,描述了為達成這個目標所遇到的個人困難和財政困難。然而,他很快便報讀了社區藝術課程,並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同交換資料、組織藝術出行,並互相支持。更重要的是,他非常專注地自學,還透過自學學懂攝影:「……在(購入首部相機後的)頭六個月,我進入了深度自學的階段,學習如何處理相機,令它成為我的延伸。謀殺了一百多卷菲林後,我發現自己完全被這門有一部分是科學的藝術,有一部分是藝術的科學俘虜了。」

夏氏成為藝術家的方法,也是透過類似的自學過程,而他百折不撓地收集各式各樣與藝術相關的物料,然後細心研究,再輕鬆地把意念融入自己的作品中。在看過另一位香港藝術家張義的紙浮雕版畫後,夏氏希望掌握這種技巧。他不斷參考、努力閱讀、勤於實驗,終於做到了:把心目中想要的圖案刻成木模或模板、熟習為模板上色的技巧,然後學習小心把濕紙貼上模板,製成美麗的版畫。他的版畫有重複出現的圖案,在他所有作品上都可找到:樹葉、太陽、月亮、木紋、漢字、裸體、被立體派藝術啟發的臉孔,全部都以赭石、棕色、綠色和紅色等大自然的大地色彩實現。

西班牙藝術家畢加索對他的影響可能最大,夏氏的藏品中,有無數與畢加索相關的書籍、文章和剪報,而他的重點收藏,則是關於畢加索對非洲藝術、鬥牛、「原始主義」、部落藝術與傳統的興趣。

夏氏以畢加索的立體派藝術/非洲面具作為靈感基礎,並深受1960和1970年代的「垃圾藝術」吸引。「垃圾藝術」是以任何隨手可得的東西造出來的民粹主義雕塑。夏氏其後發展出自己風格的塑像:把手刻木塑像和頭像安裝於偶拾而來的物件上,通常都是舊金屬、金屬廚房用品或竹子,而且多由舊靴子作支架。成果很多時都處於媚俗的邊緣,但夏氏的獨特,在於他是香港唯一一位以單純或外行人藝術作靈感的藝術家。外行人藝術,就是在不知不覺中製成藝術品。這些外行人藝術家有時候是病人,有時候出現精神問題,並沒有接受過藝術訓練,而且身處建制或傳統藝壇以外。這並非定論,但是夏氏本身自學成才的藝術家背景,或能表示他對外行人藝術感到親切。

偉大的法國藝術家讓.杜布菲大力倡導行外人藝術,而他全面的行外人藝術收藏(或稱「原生藝術」)可以在瑞士的琉森看到。夏氏會同意杜布菲的信念:「真正的藝術永遠都在最出乎意料之外的地方找到,就在沒有人會想起或提起它名字的地方。藝術不喜歡被歌頌或表揚。」

夏氏於1981年在香港藝術中心舉辦了為期一星期的展覽,他確在展覽中刻劃了杜布菲的看法。他展出一系列雕塑作品的照片,這些雕塑由自然元素天然形成,又或在不經意下經人類介入形成。夏氏就這些照片反映時,顯示出一位久經努力的人,以及一位被公認的展覽藝術家的自信,他表示:「 我到過許多地方,也看過很多事物,因為我在其他人急趕經過的地方留下來。」那可以是象徵夏碧泉文獻庫的格言:不要急,坐下來,學習。

www.springworkshop.org

www.artbrut.ch

(本欄目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