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百德專欄:海港中的蓮花 - 明周文化

約翰百德專欄:海港中的蓮花

撰文: 約翰百德

11 Dec 2017

lotus-box-wkcd-16112017

在驕傲自滿中恍然大悟是一件好事。石塘咀的乒乓冰室是一家附設展覽空間的酒吧,這裏剛剛舉辦了一場謙卑的展覽,題為《Working Harbour》,正好做了這點。他們展出了多元化的藝術作品,以香港充滿朝氣的維多利亞港和周邊範圍為主題。展品創作時期橫跨殖民時代至今,參展藝術家計有George Chinnery、曾翠薇、黃國才、陳福善、João Vasco Pavia、Richard Winkworth、攝影師謝至德、插畫師Arthur Hacker,還有好幾位中國外銷畫畫師。展覽提醒了我一件事:我們不應該把香港脆弱的海面環境視作理所當然,因為這個城市的存在,正是源自她在海上的位置。

首批由中國大量出口,遠銷至歐洲、亞洲以至奧斯曼帝國買家手上的藝術物件,是根據訂單設計的中國風陶瓷,一般屬於純粹功能性:陶製晚餐餐具、罐和儲物甕等。到了十八世紀,環球貿易規模因為需求增加、更堅固船舶出現和既定航線而擴大。廣東(即現代的廣州)曾經是中國唯一一個可以進行外貿的地方,繼在陶瓷貿易取得成功後,也成為了最早期繪畫中國外銷畫的地方:到訪的歐洲商人和軍人都養成了在這裏購買或委約創作油畫以作手信,又或作為出口產品的習慣。

中國外銷畫由中國畫匠執筆,以西方風景畫風格完成,通常筆觸帶點天真,所採用的視角也較基本。畫作以描繪廣州十三行、洋行、外交使館區、廣東的生活、風景畫和來華船舶為主,這些都是歐洲人覺得吸引的題材。

1834年,英國東印度公司維持了超過二百年、在英國與印度和中國進行壟斷貿易的權利告終。英國政府於廿三年後在印度展開了直接管治,適逢(並鼓勵了)十九世紀英國在亞洲和非洲全面展開殖民貿易和軍事擴張。

中國與英國在第一次鴉片戰爭後簽訂了不平等的《南京條約》,割讓了香港;香港於1842年正式成為英國殖民地,為英國帶來策略性的地區軍事據點,也成為中國廣東以外的轉口貿易港。到了1870年代,香港已成世界連繫中國沿海通商港口、中國內陸和亞洲各地的軍事、通訊和貿易的樞紐。

各類商號沿着香港繁忙的海旁及海旁背後一帶開業。這裏的藝術家和攝影師(當中有很多中國人,也有一些歐洲人)像廣東外銷畫畫匠一樣,專為商人、旅客和軍人服務。海上風景通常描繪來華船舶和本地船隻,一般以中國外銷畫形式繪製。這些畫作上出現了別樹一幟的特徵:香港的維多利亞港和她獨有的土地特徵──充滿特色的太平山。為了回應歐洲對知識的渴求,以香港為基地的旅港歐洲藝術家會把所見所聞的情景和事件畫下和上色,再由船舶速遞回國,畫作在倫敦和其他主要歐洲城市製版,數月後在報章雜誌現身,成為新聞或專題報道。

香港的海港因此在現代通訊普及以前已名聞海內外。在二次世界大戰後,香港的海港在主流旅遊海報、電影和宣傳活動上出現。到了1960年代,香港最優秀的現代主義藝術家陳福善開創了水墨畫先河,以異想天開的手法呈現香港迷人的小島、海洋和海港,上面還有像馬戲班一樣熱鬧的各式人物和魚,以至像魔法一樣的綠化景色,為城市塑造出耳目一新的地貌。

然而,儘管香港熱愛自己的海港,維港自香港最初的城市擴張時已一直被開發利用作商業和發展用途。港島的舊天星碼頭和鐘樓於2006年在一片爭議聲下被拆除,讓路與中環的最新填海工程,新填海區至今仍是一片空空如也的土地。為阻止類似的拆卸行動,一羣反對人士於2007年佔領了鄰近的皇后碼頭。攝影師謝至德那幾個月便一直記錄碼頭上的佔領、抗議和生活,直至最後談判結果出現:與政府達成共識,把碼頭暫時儲存起來,留待未來重建。

展品中也包括藝術家黃國才表達個人抗議的照片,他造了一張鋼椅,把它綁緊在鴨脷洲岸邊的大石上。當太陽每天在椅子上經過,會在它的鑽孔處投射出陰影,在椅子下方的石頭上,展示出諾貝爾和平獎華人得主劉曉波的名字,以紀念這位被中國囚禁的得獎人的生辰和忌日。

幾星期前,我在西九龍海邊碼頭散步,這是一個較少人選擇的海邊漫步地點,我在這裏欣賞遙遠的船舶和大海。就在乘客上落通道附近,我看到一個製作粗糙的箱子兼桌子。裏面是一幅畫有蓮花的畫作,有整個海港為它充當畫框。

(本欄目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