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百德專欄:又一場因愚蠢所致的悲劇 - 明周文化

約翰百德專欄:又一場因愚蠢所致的悲劇

撰文: 約翰百德

06 Mar 2018

小心車輛」標誌,香港薄扶林瑪麗醫院,2018年2月14日。(圖片由作者提供)

小心車輛」標誌,香港薄扶林瑪麗醫院,2018年2月14日。(圖片由作者提供)

高速駕駛令人驚心動魄,特別是在雙層巴士上層,在連串急彎碰碰撞撞、向下滑落的時候。又或者,在1990年代乘坐任何一輛紅色小巴的時候!以往行駛堅尼地城與銅鑼灣大丸百貨公司之間的路線,曾經是惡名昭彰的超速機會(「大丸」是一家早於十五年前已結業的百貨公司,但在不久前仍然沿用為小巴線的終點站名稱,英語更一直錯拼為”Diamaru”而非”Daimaru”!)。司機與同行在皇后大道西風馳電掣,唯一的限制,就是觸動他們神經,需要不時停下來接載乘客或讓他們下車。但是,緊張刺激與危險只有一線之差。我還記得那些車程中有些特別嚇人。其中一次,另一輛小巴司機打算超前我乘坐的小巴,兩人先有些輕微口角和互相響咹,但事件很快升級為粗話滿天飛的爭執。突然間,我們的司機由座位下拿出一根鐵棒,跳出小巴,並開始擊打另一輛小巴的車背!

因為不斷有意外發生加上乘客連番投訴超速駕駛,小巴終於裝上了大型LED速度顯示屏,當小巴行車速度超過每小時80公里時更會發出警號。

和很多人一樣,我覺得大巴比較安全。司機都曾接受培訓,而且輪更工作,並獲發月薪。但錯誤仍然可以出現,而最大的問題,是巴士的引擎動力更大,而且每每接載過百名乘客,所以一旦發生意外時,便有極大可能變成重大災難。香港巴士司機的工作可以說是各行各業中最艱辛的一份:他們應該獲授紫荊勳章,而不是讓那些阿諛奉承地為政府或社會服務(通常獲酬)的人獲獎!我們的巴士司機應被視為專業人士,並獲得更佳的薪酬。他們的駕車環境極富港式挑戰性:行人不時因為行人路太窄、太擁擠而走到馬路上;送貨的小貨車雙線泊車;私人司機駕駛的車輛到處停泊(包括巴士站),還有行人不在過路設施過馬路,和私家車司機為一己私利而罔顧其他社會人士的需要,不讓路與載有過百人的巴士等。

因此,政府現正展開調查,檢視可能引發九巴巴士在大埔公路失事的「系統性問題」。好,就讓我們一同認真檢視這些「系統性問題」吧!私家車,而不是公共交通工具,正在香港肆意橫行!是時候為香港審視和推行翻天覆地的措施!首先,私家車應讓路予離開巴士站回到路面上的巴士;我們應該設置更多巴士專線。另外,所有人都應該負起責任:乘客對司機的態度很多時都惡劣得令人尷尬。所有巴士都應該裝上標誌,就像那些在醫院看到的標誌一樣,提醒乘客對司機惡言相向絕不能容忍。然後,也可派警員巡視巴士,就像我們在港鐵上看到的一樣。巴士公司方面應聘用更多督察,讓他們隨機登上巴士監察司機、與乘客會面和在巴士擁擠時協助司機。

但,還有什麼事在發生?出事巴士的司機幾乎即時被捕、被檢控和提堂,被控危險駕駛,並可能面對其他控罪。然後,我們看到後置攝錄鏡頭拍得的視頻,並讀到關於警方在粉嶺要求私家車協助擔當警方追截車輛路障的新聞。警方的「策略」理應被公眾譴責,因為他們於2009年也曾部署類似的路障。然而,警務處長即時為行動護航,表示公眾人士不應太快作出判決,「我們需要認清事實」。我在想,九巴司機被捕時,「事實」是否已徹底調查?傷亡數字當然有分別;粉嶺意外中兩人死亡,大埔公路則有十九人死亡。但悲劇就是悲劇,愚蠢就是愚蠢!

或者應該問,這兩宗交通音外真的不同嗎?因為粉嶺意外涉及警員,這便代表他們的過失較小?兩名在粉嶺車禍中喪生的人士,正是被警方追截汽車上的人。難道這樣便可以免除警方責任,又或減低意外的嚴重性?涉及人命的悲劇難道有等級之分?是的,我們需要認清事實:這兩件交通意外的事實,所有意外的事實。 

(本欄目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