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香港老番
熱門文章
香港老番
約翰百德 / 司馬文 / Waltraut Ritter/丁潔絲
約翰百德專欄:書展.夏日.高爾夫(二)
16
「作者」在書展上成為被拍攝對象
發展新物業的重壓,在粉嶺哥爾夫球場附近已經顯而易見,圖為2017年舉行的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一景。

香港書展是很多本地青少年成長必經之路,是一項必須和朋友一同參與的活動,所購得的書籍、漫畫和紀念品都足以日後回味。未來日子重讀時,這些物品便成為在書展度過一天的印記。

我約在七年前首次參觀書展,也曾發誓以後也不要再去。我喜歡書店寧靜,最好還有一些個性(折衷主義的選書、向我推薦又或者樂於與我分享彼此最近都在看什麼的店家)。對我來說,書展太嘈吵太擁擠了。而且,太多在場出售的東西甚至和書風馬牛不相及──怎麼說,一個書展也應該是賣書的場合吧!

我真傻!香港書展每年到訪人次以百萬計,它所以成功,正正因為它不像一般書店,而且沒有寧靜書店的氣氛。就是因為像街上的市集一樣喧鬧才令它成功:銷售商大聲叫賣促銷、買家則好像正在街上選購般帶着手推車;人聲鼎沸的情景,更令書展變得既親和又瘋狂──這樣更好,因為可以物色到掃平貨的機會。

但今年,書展的感覺和我此前參觀時有點不同。展覽仍然擁擠,但我記得早幾屆的書展有較多流行書籍、更多奇趣物件和較少英文書。這次看到成行成列的大學出版社展出旗下出版,還有台灣出版商的強大展示,的確令我有所驚喜。幾年前,曾經有人投訴書展中出售與三合會相關的回憶錄,還有部分項目色情內容過多,特別是近乎軟性色情刊物的「靚模」寫真集。

今年,村上春樹作品《刺殺騎士團長》被政府委派的淫褻物品審裁處評為「不雅」物品,不得在書展上發售,而且在書店出售時也必須以膠袋包住,事件引起爭論。任何人都可以申請成為淫審處的審裁員,該處現時有審裁員五百零五名,但其中一位成員林兆彬指控部分宗教團體充斥淫審處,藉以影響處方決定。與此同時,書展上仍然可以看到不少身穿清涼衣服的「作者」亮相,而且樂於成為照片主角。我並不支持大部分審查,然而在書展上看到此類性感清涼的模特兒,正正凸顯了審查村上新書的愚昧!

時值暑假,各大報章均紛紛專題報道度假熱點。在報道中,這些地方永遠令人感到放鬆和幸福──但是8月時大都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遊客,這種感覺卻有點令人難以置信。這些報道難免令人質疑,為什麼書展要在炎炎夏日舉行?閱讀不是更適合於冬季進的活動嗎? 夏天應該是留給戶外活動的。

但是,香港經常有一些模糊不清的歷史(和天氣)原因,用來解釋為什麼有些事情會是現在的樣子。數星期前,我曾撰文簡述我們對香港哥爾夫球會三個高爾夫球場等綠色空間的態度,也提及球會的私人休憩租約將於2020年屆滿。*粉嶺高爾夫球場是獨一無二的城市公園,把它的高爾夫球場用途保留是必須的。然而,球場在重新配置時也應該顛覆舊有做法,才可以為香港市民重建公平與公正。

粉嶺高爾夫球場不應該再只是少數人的休閒場所,而是開放給廣大市民,成為公眾高爾夫球場和市區公園。蘇格蘭有很多著名的高爾夫球場都是百分百的公眾賽道,包括有「高爾夫故鄉」之稱的聖安德魯斯高斯夫球場,還有上月英國公開賽的舉行場地卡諾斯蒂高爾夫球場,讓公眾有地方參與高球運動。更重要的是,這些古老的高爾夫球場在沒有高球活動的日子,傳統上也用作其他運動和靜態活動的康樂場地 。

粉嶺高爾夫球場的未來管理大可參照這個方向:高爾夫球將繼續是土地的主要用途,但需要把其他時間撥作其他康樂活動用。粉嶺土地的休閒和生態價值彌足珍貴,我們不應容許此處發展房屋,另一方面,讓它繼續封閉而不讓公眾使用所引起的道德爭議也太大。開放粉嶺球場給全港市民使用,它也可以變成青少年另一個暑期康樂熱點!

(本欄目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