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百德專欄:創意對話 - 明周文化

約翰百德專欄:創意對話

撰文: 約翰百德     攝影: 約翰百德

13 Sep 2018

8月25日在Cheapdoy美勞展中舉行的拼貼派對(攝影:約翰百德)

Cheapdoy是一羣年輕設計師,他們對平面設計、音樂、視覺藝術和協作創意活動等有着兼收並蓄的聯乘興趣。他們近日在網絡電台Hong Kong Community Radio(簡稱 HKCR)位於灣仔的錄音室,舉行了一場為期四天的展覽,展出精心設計的T恤、短片播放、拼貼藝術作品和裝置。HKCR每星期都舉辦讓聽眾看得見的DJ環節,在網上串流播放視頻,稍後再在網上存檔。

被Cheapdoy完全佔用後,HKCR的錄音室變成了臨時的藝術工作室。房內擺放了一張長桌,上面堆疊着五花八門的報章雜誌。圍着長桌的,是展覽開幕日的訪客,全部都是十多二十歲的年輕人,他們埋頭苦幹,從報章雜誌上剪下圖案照片,再往紙上拼貼成新的設計。這些拼貼畫作中,有些稍後在房間周圍張貼。其他人則在認真地設計可供閱讀的拼貼書冊。在另一個房間,DJ在混音,演奏長篇即興實驗雜音。

Cheapdoy這個「美勞展」拼貼派對是行動式的創意展現,在一片歡樂對話的氣氛中有着嚴肅的活動底流;藝術、設計與音樂的知識在房間內自由傳送。由博物館等正規藝術組織主辦的藝術活動,通常都以「觀眾投入」和「社區參與」為目標。以M+為例,便有在特製貨車上裝設的《M+進行》巡迴展覽,到訪學校和邀請不同藝術家帶領同學進行「互動」和教育活動。然而,Cheapdoy的拼貼派對,卻是即興自發的,也不以領頭人為焦點。相反,它是一個漫不經心地互動和向彼此學習的機會。

年輕人可以被狠批。Cheapdoy的成員都是「千禧」世代。有關千禧世代態度的研究總是雞毛蒜皮,但傳媒和一般人的印象,都籠統地把千禧世代描繪為事事想當然,處處展現自我沉迷、自戀傾向的一代。他們也被視為俗套,是在溫室中長大的孩子。優點方面,則被認為富自信,追求成績和以團體為先。在職場上,千禧世代希望擁有較佳的工作生活平衡,而工作上的滿足感,通常由上司與下屬間的溝通有多開誠布公來釐定。有趣的是,僱主給千禧世代的標籤卻是不利工作,而且難以督導。

我必須說,以上種種在我差不多年紀的時候,並沒有太大分別;我們年輕時同樣被父母輩這樣批評。

1970年代的音樂之夜,會是我和友人圍着「身歷聲」唱機,一同聽着新唱片。音樂播放之間,當要把唱片反轉,播放另一面時,我們會討論剛剛聽過的音樂,去多泡一杯茶,再熱烈討論政治和生活;眾人會傳閱漫畫/繪本/圖冊。我們那時都抽太多煙。在那樣的夜裏,我第一次聽到朋友們兼收並蓄的口味,例如:Sonny Terry & Brownie McGhee、Brian Eno、The Sex Pistols、King Crimson和Van der Graaf Generator。我是經他們首次讀到Roald Dahl的陰森短篇故事,例如《Kiss Kiss》系列中的經典故事。Edward Gorey的插畫和故事(精采的超現實作品《The Object Lesson》和《The Doubtful Guest》)。我們欣賞Arthur Rackham藝術中的美麗夢幻畫作、托爾金的《哈比人》,也一同為約翰.連儂的《A Spaniard in the Works 》捧腹大笑。

沒有,現在和那時候的分別沒有很大。

就如Van der Graaf Generator樂隊的Peter Hammill在這樣的晚上唱着:「……充滿睿智的對話、說說笑、抽抽煙和連珠妙語,所有午夜的對話,所有友誼,所有用字和所有旅程……」

www.facebook.com/cheapdoy.hk

www.facebook.com/hkcrlive

(本欄目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