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專欄:沒有一個人是可相信的 - 明周文化

駱以軍專欄:沒有一個人是可相信的

撰文: 駱以軍     攝影: 駱以軍

19 Dec 2017

loyichinpic

老派說:「平安夜,表示狼昨晚殺了某個好人,而女巫救了他。目前為止,邏輯好像是,J是狼,他是狼自殺。S是狼,他被投殺。那現在只剩一頭狼了,但這頭狼藏得很深,會是誰呢?女巫也藏得很深。現在我反而不知道剩下的哪位是狼了?或許聽聽看K怎麼說?如果你真的是預言家,昨晚你驗了誰?」

大小姐說:「我上輪投了S出去,但我突然又不確定了。他剛剛被帶走前的態度,我有一瞬覺得他是好人。但如果他是無辜的,那表示三頭狼還在場上,那太可怕了。我現在百分之五十對五十,不知道K究竟是不是預言家的身份?」

K說:「我昨晚驗了破雞超,你真的是頭狼。」圓桌上大家全驚呼。「所以J離去前說你是頭狼,這個戰術讓我想不透。J不是預言家,他應該是頭狼,但他為什麼臨死前咬狼同伴?我想他是在保你,認為這樣我不會急着驗你,但結果我驗了你,你是頭狼。現在大家這一輪把他投出去,基本上好人就贏了。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我們剛剛錯殺了S,那現場就有兩匹狼還在。」

肝指數無限高超人說:「我上一輪投的是老派,不知為什麼?我還是覺得你是頭狼,我覺得你很閃爍,好像都順着大家的流向在走。我的直覺是相信K是真預言家,那麼狼只剩下我旁邊的破雞超了?我覺得事情好像不該那麼順利?哪裏怪怪的。獵人是誰我們知道了,預言家是誰好像也確定了,但女巫是誰呢?我是好人,就是村民,但不可能你們也全是村民吧?我像是在哪個環節恍神了,現在變得抓不到頭緒了。」

輪到我發言,我說:「K,你不是預言家。因為我不是狼。我一直相信你是預言家,但你現在踩我是狼,這你的假預言家身份就暴露了。我告訴你們,我是女巫。第一晚我看見J被殺了,我沒救他,因為我也懷疑是狼自殺。但我不明白為什麼他要說他是預言家,而踩我是狼。所以後來K你說你才是預言家,我信了。但昨晚被殺的是你,我用解藥救了你,沒想到現在你卻說你驗了我,我是狼。我是女巫啊,這表示你的預言家是假身份。如果這樣,剛剛S就被我們大家錯殺了。你們相信我,這一輪投給K,如果還有狼,下一晚狼一定殺了我,而且我解藥上一輪用掉了,沒辦法自救了。那就表示我說的是真的。可能J並不是狼,或是狼,而反正他已死了,K就乾脆踩狼同伴,說他是偽,而自己是真,那表示真的預言家還在我們場上,但現在不敢跳,因為跳了夜裏就會被殺。天啊,我們錯殺了S。」

胖女孩說:「我被打亂了。如果破雞超說的是真的,我和破雞超是確定的兩個神職人員,但我以為K是預言家,現在滑掉了。我原先的邏輯是,J和S是兩匹狼,已經都死了,在場三個神職和三個村民都活着,只是最後那匹狼我們定位不出來。但現在整個亂了。如果破雞超說的是真的(聽起來又很像),他是女巫,那K就是狼了,那整個翻轉:J可能是真的預言家,但J又說破雞超是狼……。這,這是怎麼回事?那S是被我們錯殺了?S走之前說K和破雞超是兩頭狼,但我現在情感層面又相信破雞超是女巫。奇怪,兩條破雞超證明的路徑,最後卻都反過頭說破雞超是狼。所以我暫且會投破雞超。」

胖女孩的母親說:「我怎麼覺得場上好多狼?不只三頭?破雞超你說你是女巫我是相信的。但到底J和K誰是預言家?他們兩個一定有一個是假的,但真預言家都說驗過你,你是狼。那表示應該場上還有一個真的女巫?不然就是他倆都是假預言家,場上還有一個真預言家還藏着?但已經是這種局面了,應該要跳了吧?也不見有人跳出來。」

不出所料,這一輪我被大家投票扔出去。其實並沒差,就算我逃過這劫,入夜後狼一定會將我殺了。因為他們知道我是真的女巫,而且我這輪無法使用解藥了。但若在夜裏我還可以用毒藥殺死一人,我會殺誰呢?如果我能活到夜裏,被投出去的應是K,那麼留下來的老派、大小姐、肝指數無限高超人、胖女孩的母親,哪一個是狼呢?(胖女孩應是獵人無誤。)

我離開椅子站起,那兩個黑衣人架住我的胳膊,我留下遺言:「你們加油!我想這個晚上他們就會殺妳(胖女孩),神職人員全死,遊戲就結束了。K絕對是狼,很可惜你們不聽我的。」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