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專欄:美猴王 - 明周文化

駱以軍專欄:美猴王

撰文: 駱以軍

10 Jan 2018

mpw2565_b098-107_003_crop

還有另一次完全讀不出其深度內涵的地鐵車廂殺人場景,當然就是鄭捷。那是就像眼前這些灰暗模糊、在一種沉睡的搖晃中,沒有體味,沒有人和近距離的同類,眼神交接、或任何感性的波動,這樣的「擬死」靜態,突然那個高瘦的年輕人,拿出長刀,無差別的,往一個一個坐着的人左胸心臟部位插下去,捅一刀就立刻死一個,像辦桌的廚師在殺螃蟹一樣。當然人們後來發現,有人大喊:「有人殺人了!」他們從夢境中醒來,竄逃到另外的車廂。或集體朝那兩眼恍惚、全身是血的殺人瘋子,拿雨傘嚇阻他。

這個鄭捷之後成為人們腦海中的「反人類者」,乃在於他被捕後,將這樣的屠殺無冤無仇陌生人,用一種嬉皮笑臉的態度,將之「電玩化」了,那像是在3D虛擬的電玩場景(倉庫、地下碉堡、船艙裏、或就是這樣的列車車廂中),啊啊啊啊啊的殺戮迎面衝來的「道具人」。他說:「沒想到殺到後面還是會累。」

破鷄鷄超人想:什麼叫做沒想到那樣會累?

破鷄鷄超人這次醒來的時候,發覺自己在一個全黑的箱子裏,他的臉、後頸被一些絲綢柔細或較硬的布料垂覆着。他的身旁有另一個人。然後他意識到這是在一個衣櫃裏,隔着薄木板,外頭有一個女人在說着話。那是一種嬌滴滴,讓男人骨頸都酥了的私密時刻的聲音,所以外頭還有另一個男人?他身旁這和他一樣縮擠在這些垂掛的女人禮服或洋裝之間的傢伙,開了手機的小燈,於是那張臉在這像在布滿水生植物的池底,一種揉摺的影綽微光中浮現。那是一隻猴子的臉。

美猴王!

破鷄鷄超人感到睾丸那個裂洞的劇痛,像電擊刷從盤腿的褲檔上竄到腦門。他一直迷迷糊糊,搞不懂自己為何像個空洞的二維生物,存在在這個充滿快轉畫面、混亂的都市人羣、時斷時續的電影般的場景裏。為何他胯下的鷄鷄有個像鵝嘴瘡的破洞,始終不會好。而且他似乎總是和一些大樓倒塌、捷運上瘋子殺人、翻滾墜毀在河流中的客機、或是整棟公寓的火災,這些大型災難靠得非常近。他這個人,以及他那像是要把世界的災厄濃縮隱喻的,鷄鷄上的破洞,是怎麼存在的?好像是在他能知覺的上方,還有一個創作者,憑空發明了他。但那好像是一種潦草、一時胡鬧亂畫在課本空白頁的簡單人形。他總感到自己這麼鬆散、潦草的存在,竟在這個真實的,像夜行車燈流光一閃一閃晃過,且建築結構櫛次鱗比,流動在其中的人們如此繁複瞬變。那真像一根棉線穿入鮟鱇魚的腦中,或沉浮於各種複雜構造的大型電腦主機的電路板。

但這麼鬆散,隨時要解離的,不知哪個工藝技能低等的創造者,卻在他腦中儲存了一條指令。那是一個聲音嗎?或一個訊息波?其實很多時候,在他那拎着疼痛不已的破鷄鷄的茫然腦袋裏,根本記不得那指令是什麼。但此刻卻無比清晰浮現:

「找到美猴王,然後殺了他。」

如果破鷄鷄超人的形態真的是一條棉線,或許是某種巨大運算的數列,作為一個常數,泅泳於人類現在這個文明,那無法停止的束距的擴增和繁殖。他或是在測試,或找尋這個龐大增值而必將毀滅的娑婆世界,在哪個區域,哪個角落的設計錯誤。也許他是個修補程式的無理數。但它卻是個人形。他曾在雷電交加的暴雨中,看着那些戴防火盔穿肥胖的防火衣的消防大叔,衝進那已被烈焰稍軟鋼筋的建築,為了要救出他們的弟兄,但卻像火烤冰淇淋轟然塌倒,全部陣亡。他該修補這些,像近距離看,他鷄鷄上那個哀傷,若是探進去是宇宙黑洞的窟窿啊。

但沒想到是在這衣櫃裏,和美猴王相見了。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