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專欄:漂走的救生筏 - 明周文化

駱以軍專欄:漂走的救生筏

撰文: 駱以軍     攝影: 明周資料室

26 Feb 2018

loyichinpicmpw

他說那晚風浪極大,他們的小帆船靠近富貴角碼頭,他操控動力和舵,讓那個第一次上船的小棋幫忙往岸上拋繩纜,風雨中岸上那人沒接到,帶着小錨繩纜像死去的長蛇委頓垂墜過來,他交代過小棋一定要小心別讓繩纜絞進馬達,沒想到這天兵!在那陰冥顛盪的朦朧中,沒接到繩索,眼看着它沒入黑色稜塊起伏的海中,還不敢說。當然那繩纜立刻在水面下被絞進小帆船的馬達了。他在前方操控,那時海流極強,渺小的機械動力輸出,只像虛弱的老人,用微弱的鼻息,懇求萬能巨大的造物者息怒。讓以一種微弱但巧妙的方式,往岸邊靠。但他突然發現,船的右邊動力消失了,他大喊:「小棋,是不是纜繩絞進去了?」小棋他大喊:「是!」媽的,他真想衝去船後方打小棋。但船立刻被交給翻湧的大海,只靠剩下另一邊的動力,只能呈一單向圓弧打轉,但那風浪實在太大了,他們只能任船被那巨大上下拋甩的大海神力,隨着其癲狂意志,聽天由命。

但港邊還停泊着一艘一艘,大小不一,其他的船,若是被浪帶着,撞上其中一艘,那可是像高速公路上撞成稀爛、火燒車的法拉利撞賓利,啊賠不完的錢哪。後來他借一個勢,讓船側和一片碼頭岸沿擦撞,他心愛的船舷,發出金屬凹陷玻璃纖維碎裂的聲音,那真像那砂紙磨他的心哪。但總算船在那瘋狗浪中停岸。

第二天,他發現繫在船肚一側的小救生艇又不見了。這種救生艇,通常在船沈沒前,拋至海面,有一片鹽錠控制氣閥,鹽錠溶解了,會自動瞬間充氣,碰在海上撐成一枚小帳篷,可以讓落海者待上頭捱過那被搜救船機發現前的漂流時光。但他的小帆船的救生艇,可能被昨夜的巨浪衝撞,歪斜搖晃,那綁栓的繩扣扯斷,而脫落飄走了。

他說,在海面上,可是超出我們陸地人想像的,其實飄着非常多東西啊,當然最大宗的是綁着內胎的塑膠箱子,裏頭是走私客丟包的毒品或一條條洋煙,但行船人之間的規勸是,這種人家扔下的貨絕對不要去撈,很怪,你在海上只有自己一艘船,神不知鬼不覺,但之前的老鳥告訴他們,就算只是撿起一箱洋煙,最後黑道一定會找上你。其他的,像這樣的救生艇小帳篷啊,某些非常貴的檜木雕件啊,很怪像一間咖啡屋被衝入大海的什麼桌椅,冰箱,拉霸機啦,在海上的規矩就是誰撿到就屬於誰的。沒有陸地上什麼拾金不昧可能會犯侵佔罪那一套。

那幾天,他的一位朋友,恰要開始從基隆去澎湖,他打電話拜託他沿途看看會否恰好看見海面上有他的救生艇(那可是一艘也要十來萬台幣啊),當然沒有(機率太小了)。但幾天後,這朋友傳了個新聞給他,那幾天風浪極大,有一艘裝了十來只貨櫃的鐵殼船,從台北港出發,準備由馬祖開往大陸平潭,但夜晚風浪太大,船長決定中途返船,但這船至少像一輛大型遊覽車那麼大的鐵殼船,就神秘地消失了。無線電和衞星電話全失聯,船上有六個人,連船帶人消失在海面上,搜救單位派出大小艦艇,空偵機,許多架次,但茫茫大海一無所獲。

那一陣子也是全台矚目的一幻象2000墜海,飛行員究竟是生是死?海空搜索完全找不到人(或屍體),大海太大了,遠超出你的想像!洋流的大範域流動,緩慢又急湧。「茫茫大海尋人」這個比喻,翻轉回原本真實狀態,原比那字句的絕望要大千百倍。他常時內心有個滑稽的想法:會不會那位幻象2000墜毀前彈射出去的飛行員,或那艘消失的貨輪得六名船員,在人類時空之外漂流着,將要滅頂之際,突然像電影裏的神話時刻,身邊漂來不知怎麼回事的一艘小救生艇帳篷?哈哈,他遺失在大海的救生艇,意外成了這些「找不到之人」救命的浮木?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