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專欄:海上的小貓 - 明周文化

駱以軍專欄:海上的小貓

撰文: 駱以軍

06 Mar 2018

loyichinpicweb

但他朋友傳來的那則新聞,其實是鐵殼船後續的海空搜尋消息:海巡署在苗栗外海,打撈到一艘無人救生艇,懷疑是那艘貨輪所有,那表示可能已發生船難,而且常有船隻。比對艇上型號,發現又不屬於該艘消失的貨輪。附上照片,他朋友寫:「咁是你的救生艇?」

真的是。(因為小帆船的原廠證明寫有其配件的編號。)他透過朋友,向海巡署申請提出證明,然後三個人開着小貨卡,到海巡署領那奇怪像從車潮洶湧某個路口斑馬線,撿回來皮匣的小救生船。當時他們沒有注意,那像一張大象剝下皮,癟癟(海巡署的人已將氣洩掉)沉勁的整坨,扔上貨架,回到小帆船停泊的港邊,已是深夜。

第二天,他們要將救生艇再充氣裝回小帆船側舷時,卻發現:那一坨皺巴巴的救生艇中,有一隻還沒斷奶的小貓。這整個太像KUSO版的「少年Pi」了吧?朋友們都確定昨晚的裝載過程,沒有人看見這小貓的存在,而小卡車昨夜停車庫,不可能一夜之間有母貓叼了牠小貓侵入,藏在這坨濕濕的大物件中,那小貓是從何而來?是從海巡署那裏摸上救生艇?或是在救生艇被打撈上岸前,就神秘的在大海上漂流了幾天?

他去買了些貓罐頭,放了一碗清水,在船艙它的那間臥室,找個紙箱鋪一件運動長帽T,幫小貓佈置了一個小窩,他想這真是個奇妙的緣分,他遭遇的那些事,讓他對於「在陸地上」產生了一種抽象的厭棄,但他還能躲去哪裏?最後竟然想到乾脆「乘桴於大海」,用餘生的存款,買了這艘船。但原來船這麼難搞,不,應說大海這麼難伺候,比最性情乖戾絕決的女人還天威難測,他手忙腳亂學習駕馭這小船在幾層樓高翻湧的潮浪間前行或停泊,但那可不是他從前玩的吉普車,在陸地上,車子拋錨,拉個手剎車就好了。人作為直立猿的一種,站在大海上上下翻顛的船上,那個渺小、恐懼!他吐了好幾回,後來才知道,即使跑了三十幾年遠洋漁船的老海人,還是會吐,人體沒有體制讓你內部建立,習慣馴服這種顛盪。

但是老經驗的水手,就把這種站在甲板把胃囊裏的米粒、酒水、酸液,像被強勁的手指捏癟,全吐出來,這當作在海上的你,很自然的一部份,就像在陸地上,你也會放屁,打噴嚏一樣。吐完了該幹什麼活還幹什麼活,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倒是救生艇漂走,這讓他心中慌慌的,沒想到失而復得,還加贈一隻「海上來的小貓」,他想他要和這隻小貓,度過大海漂流的孤獨時光了。這是天意?

但第二天,他們上船,那隻小貓又不見了,這整個非常怪異,和岸的連接,僅是那條並不粗的纜繩,難道小貓像特技演員,半夜攀爬那纜繩,冒着一失足便落入漩渦深淵大海的恐怖,攀繩上岸?那絕對是要四隻腳攀着繩索,倒掛着移動,難度如美國綠扁帽特種部隊啊。也想過小貓是否半夜上甲板,被打入大海中,但他和朋友駕船在附近繞了一上午,沒見到任何小動物的屍體,這小貓怎麼來的?又怎麼消失的?這都是謎。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