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以軍專欄:將要發生的災難 - 明周文化

駱以軍專欄:將要發生的災難

撰文: 駱以軍

04 Oct 2018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10-08-%e4%b8%8b%e5%8d%882-53-02

這些「並沒有發生的災難,但在我內在,好像已經發生過了」的畫面,總讓我痛苦不已。但這時我和老興聊着,已慢慢離開那羣放炮的人羣,我們踩着一片可感覺每莖草葉上飽沾着露水的草坪,然後坐在一張白漆生鐵公園椅上。老興對我說着一個叫阿雄的流氓的事,那是他二哥唸台北體專的柔道隊的學弟,這個阿雄是個天生的惡人,就像李逵那種,上天降生他就是六親不認,無有一絲對他人不忍或任何恐懼之事的怪物。有次阿雄開車,在中和某個巷道堵住了,後面車狂按喇叭,他回頭幹譙,對方下來四個壯漢,但沒兩下全被阿雄打趴。而且阿雄這種人很變態,他打架不是打倒對方躺地,他一定要讓人家傷殘,手斷腳斷(他是柔道奧運代表隊),其中一個躺在地上還罵他娘,他蹲下去,把那人打到牙齒連血沫吐好幾顆出來。之後那四個人打聽出阿雄家住哪,埋伏在他家門外,阿雄推機車出來,他們從後面拿鎯頭揮擊他腦袋。他後腦勺被打幾個洞都標血喔,整個踉蹌,半昏迷中還把那四個全部打成重傷,有一個還終生半身不遂,後來打了很久的官司。

老興說,這個阿雄就是天生的惡人。他覺得老興是讀書人,也因他哥的關係,對他頗敬重。但有次就勸老興,別那麼窮酸弄什麼陶瓷。賺不到幾個錢,跟他一樣,抓幾個越南逃跑女傭,抓些翹家少女,關起來,打幾頓就聽話了,就在華西街接客。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和老興,坐在這漫天燦亮煙花之下,討論這個阿雄的事?其實他在跟我說「菩薩」這件事。

這是真的。老興說。他弟在二十年前,某次開始,具備了可以和菩薩對話的能力。我記得很多年前,老興跟我說這件事,我還覺得他是否在唬我。「那菩薩是一個人呢?還是一團光?還是很多位輪值?」當時老興好像就告訴我一些菩薩不可思議的神蹟。包括能預知他爸的死期,死於哪一種病,包括大嫂第一次懷胎,菩薩就說,這孩子無緣,會流掉,後來果然一一兌現。我記得很多年前,有陣子我竟然染上嫖妓惡習,心中一種對自己厭棄齷齪之感,有次我遇到老興,順口(並不誠心),異想天開託他問他弟,不,問菩薩,我這樣會不會敗陰德?沒想到,下次碰面,老興非常認真對我說,他弟問菩薩,一說我的名字,菩薩立可告訴他弟:「這個人,將來是個大文豪啊。」然後什麼都不說。我立刻深信他弟可以和菩薩對話,這事是真的。

總之,老興那樣跟我說着「菩薩」,很像我在網路視頻,看到某些外國科學家,說起一些最新的研究,我們的宇宙,可能是一個物理駭客造出來的,就是這可能是一個平庸的作品;或有說我們所以為的這個宇宙,其實全是二維全息投影出來的,這一切都像在電影院中看電影一樣,或有說人類大腦和宇宙結構如此相似,很像上百一個銀河系,神經元的大小繁複嵌套世界,可以猜想這一切是包含在「最終必然死滅」之中的龐大幻想。而菩薩,可能是這個宇宙幻覺之外的存有,所以祂知道所有未來會發生的事,因為那可能是祂「想出來的」。這一切不小心就很老梗,很像佛教那些唯識宗、唯心論的團團轉論證。宇宙真的是一百四十億年前那次大爆炸產生的嗎?或是說,許多有頻死經歷之人,回憶「死亡」時所見,是一自由飛行的星空與光的景象,也就是說,大腦對龐大量子態訊息的控制,禁錮成一個「我」的封閉想像,一旦肉體死亡,這些訊息瞬間以量子態散逸、解離、無遠弗屆的宇宙尺度。菩薩,很可能就是這種自由穿梭的某種意識,所有議事沒有「他/我」之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無限疊加。

對我這個科學白癡而言,無論老興說什麼,再荒誕離奇,我都唯諾相信,從我們年輕時就是如此,反而我們三家這樣聚在一起時,俗仔都是被晾一邊的那個,好像最有世俗社會地位的,反而插不進我和老興那瘋道士或狂和尚的對話,但是隨着時光流逝,我們三個,以至於三個家庭,各自和社會地位、經濟狀況、所住的房子、包括孩子的教養,呈等比級數拉開,處於不同的階級。俗仔夫妻以其EMBA教授,並每年拿着百萬國科會補助,或至大陸大學高價費用的演講,他們一家時不時會去美國旅遊一個月。而老興一家,寄住在他二哥(就是那手下有一羣前柔道國手的黑道氣氛,卻成功的辦起了幼稚園)在中和偏僻處一間幼稚園二樓的窄仄夾層,我們去過一次,但孩子們後來都不大願意再去了。非常狹小,雜亂,所有人縮坐一張桌几旁的地板,吃着雪花煮的一碗碗餃子、炸醬麵、滷味,但很像防空洞地肩膀、膝蓋、胳膊全湊擠在一塊,說不出哪裏不自在?

但俗仔真是好人。說來我高中時,還搶食他的便當(他奶奶做的便當特好吃,恰好我母親做的便當,因為我父親罹患高血壓,家中菜、肉全放極少之鹽,甚至全是水煮,那真是難吃),曾有過他抱着便當在前頭跑,我在後頭追,我們這樣穿越校園操場的畫面。在我這半年迷上壽山時之後,意外的發現,俗仔除了是EMBA教授之外,他還有個身份讓我抓耳塞撓腮,莫名其妙的想巴結:他是「福州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