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煒和專欄:快樂導盲犬 - 明周文化

麥煒和專欄:快樂導盲犬

撰文: 麥煒和

31 May 2018

網上近期翻叮一段短片,講述導盲犬退役後,回到十一年前生活過的寄養家庭。

故事發生在日本,於真人show節目時段播出,導盲犬叫奧利弗,牠一歲前寄住佐藤家,由佐藤母女養大,之後便移交中心接受訓練,正式成為導盲犬。服役十年,奧利弗也垂垂老矣要退役了,佐藤家答應收養牠直至終老。短片初段是工作人員接載奧利弗,他們講了一輪嘴日語對白,不久便到達目的地,但見奧利弗在員工引領下徐徐步入小巷,當牠瞥見門前等候的佐藤母女,竟出現了令所有現場嘉賓動容的一幕:奧利弗突然加速,跟舊日小狗時沒兩樣地飛奔入母女懷裏──分隔大半生,再相逢時,一切就恍如往昔。

導盲犬(Seeing eye dog)是工作犬,那有別於寵物犬,前者任務不是取悅主人或作為他的朋友,而是替代眼睛來補足視障者生活上的不便,故此對待導盲犬有嚴謹守則,例如執勤期間不能干擾或撫摸牠們、不得餵食導盲犬中心提供以外的狗糧、零食或人類的食物、訓練遵從哨子及指令等。換句話說,導盲犬與視障者更近似工作夥伴,一切也得循規蹈矩──幼犬後離開佐藤家到告老回歸的十多年間,奧利弗與人類便是有着如此刻板的關係,即使給予對方的愛,也得埋於心底。

醫患的相處也很微妙,縱使互相認識也互相密切,但雙方有着並非人際間正常的社交關係,跟導盲犬與視障者一樣,醫與患是生病或患難時的夥伴(私人市場更多了近似主僱的關係),前者存在是為了解決後者身體和健康上的問題,有時甚至涉及生離死別。有鑑於是職務,醫生要明白對待病人不應感情用事,及某程度的抽離是必要的,故此在醫患之間,「朋友」兩字是暫不適用的。

近年,愈來愈多中年患者也說自後生已開始見筆者,更一路睇住佢哋大,而對方亦同時睇住我老、睇住我肥──除了苦笑,我還可怎樣反應?然而,苦笑背後,他們讓我明白在過去的職業生涯裏,雖然只是個政府醫生,但總算能正面地影響着某些人及成為他們生命的一部分,可是,就像奧利弗與陪伴了大半生的視障者,我們卻礙於職責不能深交。也許,若干年後,當筆者從職務退下來,及卸下醫生的羈絆,大家便能真正成為朋友,到時再一起吃個下午茶,甚至在Facebook add我也不遲,但前提是只談風月,不談醫事、國事。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