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正專欄:寫音樂,說什麼

撰文: 黃家正

02 Dec 2017

筆者下筆兩年多,雖然自問文字功夫不厚,但總算有些點兒經驗,知道自己的長處和短處。有讀中文系的中學同學跟我說我的文字有一種音感律動,可能是從學音樂而來的。知道自己詞彙不多,有時候形容得不夠出神入化,只好用一些小聰明來補救。患得患失,總括而言也有少許「個人風格」,在這個「個個都寫字」的年代中也當上了半個不是文人的文人。說起來,半點兒慚愧,半點兒不敢當。

筆者說話雖然有時候口齒不清,咬字半中半英,但自問表達能力學習得頗快,秘訣在於明白到溝通的重點不在自己,而在他人。所以目的是要去傳遞到你的訊息,並不是純粹表達自己。在《明報周刊》寫專欄以外,亦當了一整年的主持,在Facebook Live上每周訪問不同的音樂人。用書寫文字和口語表達經常提及和討論音樂上的資訊。

跟讀者您說一個秘密。筆者其實一直以來也避免了寫及最想寫的東西。因為覺得自己的書寫能力未夠好,所以其實一年半來(其實差不多兩年)經常寫的題目是圍繞着「圍繞着音樂的」題材:學音樂、教音樂、音樂工業、音樂歷史、練琴、幹音樂等等的。但卻甚少去形容音樂本身。除了提及過的第一個原因外,第二個原因是我認為文字和音樂很容易打結,或者說是根本打不上關係。

若果我說馬勒第二交響樂曲「精神上把我提升到下一個層次」,亦說巴哈Goldberg Variations「把我的靈魂洗淨了」,或者莫說海頓的奏鳴曲「令我煥然一新」,再說Rachmaninoff第二鋼琴協奏曲「使我非常感動」……你明白嗎?就算我抄襲什麼樂評前輩的文字,或者用什麼艱深漂亮的字句去形容它們都好,筆者始終覺得其實所有用字也是……不知所謂的。究竟「那些字」說明了那些音樂,還是純粹的形容了用字者的感受,或是「那些字」等於那些音樂呢?若果是用字者的感受,那為什麼我要知道他的感受?而若果那些字等於那些音樂的話,我會問,「那些字」似乎好像那些音樂還是「真的是」那些音樂的本質呢?

所以經驗告訴我,暫時最好的方法是我一面真人彈奏示範,一面用直接的口語傳遞方式跟聽眾分享,這也是我最擅長的。但人總要進步,要嘗試新的東西,把舊有的概念打破,放下自己的恐懼。下回筆者將會嘗試用一個異類方法去跟大家分享一些自己最喜歡的歌曲。都寫了那麼久了,讓正一大師終於跟大家分享一些音樂吧!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