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正專欄:詼諧曲 - 明周文化

黃家正專欄:詼諧曲

撰文: 黃家正

02 Jan 2018

最近正在學一首非常奇怪的貝多芬奏鳴曲,作品編號31第1首。

其實結構上也沒有什麼特別,正常的奏鳴曲式,快慢快三個樂章。但奇怪的是感情上它沒有一般貝多芬的沉穩和深厚感情,取而代之卻是一種幽默感,一種設計去玩弄觀眾的感覺──不是感覺,亦是一種態度。這種態度不像一般感情,因為態度不能培養,態度只能有,或是沒有。哈哈,有點兒像我之前開得一場棟篤笑。其實不在於你說什麼題材,重點是你有沒有一個笑匠的幽默感,有沒有一種觸覺去引人發笑,甚至只是一種氣質。彈這首奏鳴曲的時候,除了要練貝多芬必要的細節之外,我需要做一個鋼琴笑匠,找到那個難以捉摸的觸覺,目的並不是去「表達感情」,而是去「搞到你笑」。

心態很微妙,因為心態並不能學習和模仿,只能領悟。所以更令到這首歌有趣,因為我可以彈了所有音,很有感情,卻沒有意思。我想要彈的時候一直有笑匠的直覺,及不能太為意這個狀態。我要成為一個很自然的「搞笑樂手」,卻不能太過誇張,變得無厘頭。因為終究這是一種古典德奧派的奏鳴曲,並不是黃子華周星馳的港式笑話。

真的,除了這首歌外很少見到一首歌那麼的與眾不同。在你我的觀念中,古典音樂總是嚴肅的,總是有很多細緻感情,難以捉摸的。怎樣可以彈一首古典樂曲,彈得很詼諧?究竟幽默感可以被培育嗎?有些東西,就算你想教導別人,也無從入手。

學習一首「正常的」古典樂曲,通常我們會用自己的感情感受或是理性入手,去明白和表達。有時候更可以運用一些想像力令到音樂比較豐富和多元化。有些人比較理性,有些只着重感性;有一些演奏家很着重作曲家的指令和本來的想法,有一些則很有個人色彩和魅力。我真的比較少聽到人以一個正面評價的方式說一個演奏家很「有幽默感」。希望有一天有人會跟我說,你彈得真的很搞笑,很「到位」!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