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正專欄:樂過樂過 - 明周文化

黃家正專欄:樂過樂過

撰文: 黃家正

26 Mar 2018

我坐在琴前,閉起雙眼,準備迎接命運的安排。

時間不等人,再不開始的話,應該會聽到 別人的不耐煩。

若果沒有人便好了,我可以靜靜坐在這 裏,動不動也沒有人理會。

舉手觸動也給別人看在眼裏,他們不知道 我將會做什麼,更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千萬不可以給他們知道!若不便大鑊了。 我要保持冷靜,動也不動,讓他們覺得我正在 沉思冥想,音樂已經在我腦海響起。

音樂已經在我腦海響起。第一句的旋律, 整首歌的節奏,開始在我的身體機能裏活動, 再不開始的話我怕我會彈起。

我寶貴的手啊!感謝你們一直以來的忠 心,一次又一次的保護我,你今次也不會令我 失望吧?

放在琴鍵上,我的手臂在呼吸。「氣」在 流動,氣到力出。我吸──

肅靜被打破了。

宇宙的步伐不同了,它要跟着我走。

節拍像漩渦般把時間輪迴,旋律像字句的 向心韻傾訴,和弦像水彩般在身上填色。

莊嚴的開局,我也認真起來。是莊嚴的認 真,或是認真的莊嚴?沒有我,哪來有音樂? 沒有音樂,我可有話說?

在問問題。問宇宙穹蒼,問上天,問自己,問聽者。

在答問題。音樂答。 似答非答,我再沉痛抑鬱,誰人能明白我?

(在這裏,有些聽者睡着了,有些聽者感 動了。但他們做不了什麼。他們是聽者,我才 是說故事的人。)

舒伯特的音樂很討厭。他不讓你快樂,因 他知道痛苦並不過去。他不只讓你痛苦,因為 他希望你快樂。

就這樣的,我們一起聽過、睡過、感動 過、快樂過、痛過。直到──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