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更多(真正)時裝災難 - 明周文化

黃偉文專欄:更多(真正)時裝災難

撰文: 黃偉文

08 May 2017

如果有天你在街上或任何公眾地方看見我衣服心口有一大灘礙眼的水漬,甚至乎是三分一個身濕了,我不是行衰運俾噴水池顏射,更不是得罪了人被潑某種液體,我只是吃飯時不小心濺了一小滴餸菜汁在我的衣服上,是的,真是小小的無傷大雅的一滴 ……本來。

所以也請別大驚小怪,最好扮見唔到就最體貼大方,事關這種事情每個月至少有兩三次發生在我身上,有時上身有時下身,而我,今次我都解釋不了到底是什麼星座在我的命盤上的什麼位置產生了什麼影響,總之每一次,是──每── 一 ──次!我都一定忍不住那一小滴汁漬,要馬上做點什麼去「補救」,否則便坐立不安輾轉終日,其實,嗰滴汁通常真係好細滴,那件被沾污的白襯衫有時也只是Gap或J.Crew(但一件好衫就是一件好衫有時也無關價錢),但我總是控制不了自己馬上要「做啲嘢」的衝動!好恐怖!

胸前有一兩點指甲大的「異色」固然難看,但入廁所搞到變成拳頭甚至人頭size的一灘水難道又會更雅觀悅目?更何況那灘水的周圍通常還黐住幾點因清潔時用力過猛而被磨碎的廁紙碎粒「點綴」。

視覺上的核凸固然有之,行為上的難睇也不遑多讓,你那個瘋狂問侍應拿水要毛巾紙巾的樣子,和你衝入廁所在眾目睽睽下霸着一個洗水盆,旁若無人地搶救自己件衫的狼狽相也絕不可能狡辯作「行為藝術」吧?

總之心口食污糟咗真是我今生無法破解的毒咒,時裝災難的頂頂頂級!

 

勾爛

我不太喜歡穿針織品的,「起毛粒」就算被川久保玲搞成一種頹廢美學可以懶型過骨,「走紗」大概也未被列入法定的styling教科書入面吧?

因為一條當眼位的「走紗」而成件衫唔要得固然心痛,更錐心的是那條走紗其實不是某條路過盲炳,而是由你自己本人某條看不見feel不到的指甲「倒刺」而勾出來的,如果是別人加害的你夠勇還可以捉着對方賠,但自己一手釀成的慘劇你都唔知可以嬲邊個?

呀!還有,我真係試過穿著件心愛的knitted top快速進門時被門把勾住,而懵然不知的身體卻收掣不及一往直前,結果那件衫勾成七倍長度變作拖地晚裝,而且是左長右短的Yohji式不對稱晚裝。

 

不能還原A

是的,「不能還原」分AB兩類,A類指去吃飯喝茶,或者坐車時因為懶Relax地把眼鏡帽子脫下了,結果離開時唔記得攞漏低了,失去那件配飾心痛之餘,最現成快速的報應是,你那個精心配搭的look因為少了個東西而不完整了,猶如攻勢因失去主將而被徹底瓦解了。

另外還可以耳環心口針弄丟了、皮褸的badges甩了一兩個……總之和你出門的設計圖有所出入也屬此類災難,會死人的。

 

不能還原B

這類則是和手藝有關的,即是一些你自己親手弄出來的狀態無法還原或重現,例如圍巾draping的角度、Bow呔領帶或蝴蝶結的形狀、set頭的樣子……有時出街了一段時間,這些東西都會自己鬆懈變形,有時則是入屋除底衫了或逛街試衣服時被迫親手搞亂了……總之就是明明精心編佈的形態,「崩潰」了之後你搞好耐好多次都「整唔返」一樣的苦惱,整唔返的自然包括你的心情。

是的,叫得做災難,當然還有更多根本無以名狀難於歸類的cases,相比之下人字拖斷帶皮鞋甩踭真是太合邏輯了,所以我這一篇也是只能用作整理後的心聲發洩之用,絕無防範和善後的實用建議。

最有建設性的,可能是鼓勵大家諗定一句四字揮春,專門保佑自己漂漂亮亮出門整整齊齊回家來吧,好,那麼這句揮春應該是什麼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