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專欄:創作是為了純粹的愛

撰文: Serrini

15 Oct 2017

這個星期終於有自己新唱片《Don’t Text Him》的實體碟到手,看到製成品真的快要哭了。佔據一整個暑假和剛開學的九月份,一切努力都成型。傾吐感情的後續,原來是無限解放和成長。找到讓自己快樂的渠道,以後只有繼續寫歌唱歌下去。把情感materialize在一個小小唱片裏,原來一切都可以看得更開,彷彿唱片裏的糾結情緒都不能再糾結我一樣。以後安慰朋友時除了「多喝水」之類的廢話之外,我還可以用過來人身份叫他們把自己的憂傷變成實物發表呢。

最近一直把唱片分享給身邊友人同儕,他們也紛紛前來抒發感情,原來唱片裏很多細膩情感都如此貼近日常,這是我沒有想過的,我還一直以為所有都是嘮嘮叨叨的自我沉醉。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歡唱片裏曲目13(Pink Song),甜美和苦澀交融,就是人生。在繁華喧鬧的都市森林裏,每天穿過密密麻麻的人羣,明明那麼多可能,卻又可以那麼孤單。”Loneliness in a crowd”不是什麼新奇事,不過在社交媒體製造的社交假象下,似乎所有人每天都被「熱鬧」關顧幾遍,發表一兩張悠閒café照又能排解憂傷嗎?至少於我而言不能。我說要預購新唱片的眾人告訴我他們的心事,有個說自己明明知道Don’t Text Him的道理,卻又會很在意。一個短信、一個IG Story,一切一切讓人無限遐想,卻一切又未曾存在。就算沒有text him,也能夠看到誰緊貼你的IG Story或Snapchat,還是可以想太多想太多。那個留言給我的人說,自己明明知道沒有理由再期待,但是又會因為哪一個他看了她的每個IG Stories而暗爽。絲絲細碎,不願意承認的軟弱和傻,大概就是這個唱片要處理的千絲萬緒。

「人是值得有愛的」,有一天我跟朋友導讀唱片時突然講了這一句。自己在香港大學上「廣東歌歌詞概論」課時候朱教授說,一直有人批評廣東歌「情歌氾濫」,但感情若真摯,何須怕抒發?有天教授課上非常投入地講林振強的歌詞,同學們聽得如癡如醉,若《細水長流》的歌詞還能感動現在的90尾00後,我們就知道抒發感情能跨越時間和世代。學生們和我說很希望學期完結前,研究歌詞作品後還可以自己創作和發表。其實BU已經有美麗的周耀輝老師開的歌詞班,未知港大什麼時候可以有呢!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