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專欄:師承的焦慮 - 明周文化

Serrini專欄:師承的焦慮

撰文: Serrini

23 Nov 2017

出了唱片,宣傳不需要太花時間(還是自己懶惰?),所以最近時間都花在讀書和思考上。文學批評家Harold Bloom說過,新作家常有”anxiety of influence”(師承的焦慮),我也會懷疑覺得自己的歌曲太過「師承」The Pancakes還有MLA,因為大家的創作都是隨意和簡單歌謠模式,似有廣東流行曲的影子卻又不一樣。從他們音樂裏我看到「開放」的可能,沒有包袱,只管抒情,完美得回歸藝術本來的狀態。 我很欣賞沒有分割觀眾和演出者power relation的創作人,因為這樣大家都彷彿在一個四維空間裏感受存在、分享喜怒哀樂,大家在交流私密小情緒間放下平日壓抑的面具,輕鬆而自在。

所以呢,開始創作時候種種簡單掃chord和講跳脫生活經驗時,我也會有點點「師承的焦慮」,創作會不會太像前人?後來細想, 自己作品裏濃濃的幼稚和膽小不曾植根別人,是真誠懇來自自己。開始時的”anxiety of influence”沒有了,我更加勇敢的地用「Serrini式叙述」來寫故事。我最喜歡地名、人名、食物入詞,畢竟所有都是圍繞我的生活。很感激爸爸經常在我孩童時期就在我耳邊唱歌:無論是許冠傑或Bee Gees,或是那首”my darling~ let me go~”等等,folk和pop的音樂薰陶讓我寫了一首又一首流行曲風作品,說不上去高雅藝術/尖峰流行,確是能夠忠於己心說故事。之前在一個訪問節目裏遇到許冠傑兒子,我想跟他說,沒有你爸爸和黎彼得的作品,大概就沒有我爸爸洗腦天天唱,也就沒有本人今日能夠流麗寫歌了──沒有《尖沙嘴Suzie》,也許也沒有《油尖旺金毛玲》。

第一次寫了《蘇菲亞的波霸珍珠奶茶》時候,我自薦了給了MLA的Ah P聽,大家更約出來吃下午茶聊創作。我記得那次他說,「這頓飯還是我付吧,要繼續創作喔!」Ah P似個溫暖大哥哥善良鼓勵着我,後來他在社交網絡上分享我的歌後,Serrini開始越來越多人認識,到現在似乎可以建立自己的觀眾生態,Ah P實在歸功不少。我也希望以後也成為誰的鼓勵就好了。新碟的設計主題圍繞坐上情緒過山車後還是要做”strong and independent women”的道理,邀請聽眾一起勇敢。世界如此艱難,我們不妨就用各樣的藝術表達來讓眾人有所依靠。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