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專欄:無垠的浪子 - 明周文化

Serrini專欄:無垠的浪子

撰文: Serrini

06 Mar 2018

這星期會繼續簡介港大香港研究課程的「廣東流行歌詞」課。緊接上期介紹詞人林振強,我們在課上看一篇又一篇「浪子詞人」潘源良的作品,同樣我們也是用黃志華編著的《香港詞人詞話》作為討論起點。很多同學們認識這位「潘源良」都是因為聽了「香港全民偶像」陳奕迅《準備中》大碟,潘源良化身「袁兩半」為整張大碟寫詞。而事實上,很多我們耳熟能詳的八、九十年代流行曲都是潘手筆裏也許高歌過「我墮入情網/妳卻在網外看/始終不釋放」,心思細密浪子式浪漫句子,總有觸動你我的一刻。

浪子詞人謂寫詞重點在「感動」,要讓「感動」自然而發,不使之流為一個俗套而有目的的計算。《香港詞人詞話》裏的例子很有趣,潘源良說「感動」像個聖誕老人,我們努力預備靜候,他若出現,聖誕添色;他若不來,聖誕到底還是不錯,工夫不算白做。「請勿綁架聖誕老人!」這個說話讓我想起剛剛學看詩時候教授介紹Billy Collins的《Introduction to Poetry》一首短詩,裏面說道要待詩歌如戀人、如朋友,猶如慢慢散步看落日般不強求結果。詩歌末端說,可惜更多的人只想把「詩」綁在椅子上嚴刑逼供,這根本不是對待詩歌的良法。大概對待「靈感」或對待「理解作品」也如戀愛一樣(或任何人倫關係),勉強無幸福,要真正放開手才能擁抱世界,很玄妙,「追求自由」也許就是潘一直的心聲。

潘談自己填詞有兩類:其中一類寫的時候有「發現」,另一類則是據旋律做到某種專業要求,即是”get the job done”。他說寫那些人生荒謬、愛與痛的微妙糾結作品才算得上是有「發現之作」。寫很多歌的我也發現原來愈抒發感情,我發掘到的「自己」也愈多,有些層面甚至是以往沒有發現過的,爬格子的時候就彷彿在therapist’s couch上面道出人生,再爾治癒自己。填詞人工作壓力下作品一首接一首,要不斷有作品「發現」人生「發現」愛情和自己的話,填詞人要是多麼複雜才可以呀!

教授課上後記,說「潘源良詞作彷彿再現了一個以愛情、親情、社會以致生命建築的『慾望迷宮』,當我們雖詞人在當中迷惘之時,我們不但看見詞人對生命、對愛情的慾望,而且也讓慾望看見了我們自己。」細讀流行文化也許是一個公眾精神療程,聽着歌者的聲音去尋找自己內心聲音。很多同學都說流行曲讓他們學會表達自己情感,這樣的話,填詞人都可以說是社會精神面貌的重要推手了。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