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專欄:林夕你騙我吧 - 明周文化

Serrini專欄:林夕你騙我吧

撰文: Serrini

16 Apr 2018

在一首很無聊名為《忘鳥愛》的小作品裏,我寫了「林夕你騙我吧,決心有用嗎?」一句,隔空和《約定》裏面「要決心忘記/我便記不起」對話。其實林夕這一句大概是女生自說自話,實質還是念念不忘舊人之聲線面容。所以呢,決心也真的可能是沒有用的,越壓抑越會想起。我寫「林夕你騙我吧」也未必是說他的詞背叛字面意思,也許這是一句「命令式」希望林夕老師來騙一騙我,讓我信「決心有用」。林夕老師書寫少女心事的確很有一套,作為一個廣東流行曲養大的情感動物,最深刻的歌就是「以為和自己有關」的歌,所以現在自己會以”personal attack”的態度寫深層情感。看起來很無聊廢青,卻很貼近當代年輕人寫照。

繼續一下暫停兩周的「香港流行曲歌詞課程教材」簡介。這周讀到林夕在《香港詞人詞話》裏一章,所有學生都隨口說出幾首他的詞作。提起林夕,此章開首就將他和詩人夏宇類比,因為林夕的詞作很像新詩,少一份通俗氣、多一份詩意。篇章用了很大篇幅引述大眾刊物《唱片騎師週報》裏林夕一首作品的激辯。林夕當時寫了一首名為《雨巷》的詞贏了全港學界歌詞創作大賽大專學生組冠軍,他把粵語流行歌詞當新詩來寫,寫惆悵、寫哀思,在《唱片騎師週報》來往幾回和批評者激烈辯論切磋,猶如文學界大辯論般,當今詞壇已罕見這種交鋒。作為寫詞寫曲的人,我也很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被狠狠批判。

1988年三月底,林夕在香港業餘填詞人協會一個講座中作分享。《香港詞人詞話》作者黃志華摘錄了一個特別有趣的重點,講者說歌詞不是用來分析社會問題或什麼現象,而是用來感動人的。要感動人,也許就要靠觸動深層情感,淺層叙事若太功能、太指示,倒不如看一篇社論或參考師長平日語氣。每一次到教授提到這點我就會想像自己如何介入這種「感動」,我的方法就是用「直白通俗」和幽默來感動人,早年許冠傑就試過。很多年輕女孩覺得我寫的「連換緊衫也不小心想起你」很到肉,這種認知衝擊來自詞人的字替讀者「讀自己」,而這種突如其來的通俗,也像藝術使人有opening感悟的效果呢!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