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Chung專欄:唯偏執狂得以倖存

撰文: Simon Chung

02 Dec 2017

在書店看見安迪葛洛夫所著《10倍速時代20年.全新增訂版:唯偏執狂得以倖存》,驚覺時間過得真快,本書出版了廿年─―這是難得一見的經典,今天終於可以說。

《10倍速時代:唯偏執狂得以倖存》原書叫《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書名起得已見駭人,偏執成狂,用今天的說法,是「癲嘅!」,用這種誇張手法說管理,就像Rock N’ Roll的出現,是革命,顛覆性的。

本書好看之處,是作者以親身經驗,講公司的人和事,雖不是自傳,但所述及的事情,俱歷歷在目,由他總結事情發生前後,得出教訓,令人印象深刻。

好像開首說曾哄動一時的「浮點除錯誤」(Pentium FDIV bug),係一數學系教授Thomas Nicely偶然發現Intel晶片的一個「微小」運算錯誤,但經媒體曝光後,即釀成災難。Intel勇於面對,也成為了首章的標題:Pentium-90億分之一的錯誤, 造成5億美元的損失。

儘管Intel以處理器稱霸,但有幾多人知道,他們是幾經掙扎,才決定放棄記憶體業務。八十年代初,記憶體受日本生產商廉價傾銷,美國公司冇啖好食,Intel勢危,有天葛洛夫與董事長兼CEO摩爾(就是著名Moore’s Law的提出者)討論公司困境。葛洛夫問:「如果我們下台,另選一位新總裁,你認為他會怎樣做?」摩爾猶豫一下說:「他會放棄記憶體業務。」葛洛夫說:「那我們為何不自己動手?」 這是往後很著名的管理教導─―管理者往往因居其位,看不見自己,但如果抽身離開,用人家會怎樣做去想,答案就寫在牆上。

Intel當日在記憶體市場競爭力不再,正好說出所謂的「10倍速變化」,在這高速增長與變化的科技市場,時時刻刻想着轉變策略已是常態。葛洛夫寫道:你越成功,就有越多人想搶走你一部分生意,再搶走一部分,直至你一無所有。在這裏也順帶一筆,儘管Intel剛宣布第三季業績不錯,但論「性感」,當然不及今天天之驕子Nvidia,後者的圖形處理器冠絕市場,而Intel因為忽略了機械人與無人車的市場潛力,致未有足夠研發相關產品,見證了「10倍速變化」的真確。

安迪葛洛夫的work style也是創新,他該是(其中)最早一位不坐房的CEO,從圖片所見,辦公室的cubicle大不過一個中層經理,佈置卻是井井有條,桌面乾淨企理,完全戰鬥格的工作模式,也就是他口中的High Output Management。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