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CHUNG專欄:串流節日 - 明周文化

SIMON CHUNG專欄:串流節日

撰文: SIMON CHUNG

18 Jan 2018

每年聖誕節都會找些聖誕音樂播放。說難不難;說易不易。我的唱片收藏分別放在幾個不同地方,正所謂「叫起手,搵嗰隻冇嗰隻」,確係掃興!但今年不同,因為有 Tidal。

平安夜的早上,我便在客廳揚揚地將音樂播送──從Tuck Andress的《Hymns, Carols, And Songs About Snow》到Vienna Boys Choir的《Merry Christmas from Vienna》(竟然有Swing和Rock,John Lennon的Happy Christmas(War is Over) 也有收納!),不論Frank Sinatra或Bing Crosby與David Bowie的合唱……聽到歡喜,就往YouTube上搜尋連結送朋友,樂不可支。

於是我又想起,串流音樂對於這些節日音樂銷售,衝擊最大。從前聖誕購物,人們總往唱片店流連,順手買張當時得令歌手的聖誕唱片(Barbra Streisand、Mariah Carey、Diana Krall、Michael Bublé……還要我說下去嗎?),就像聖誕節其他道具如火雞一樣,聖誕唱片是每年年底的壓軸──不過一切已經成為過去,Tidal和Spotify這些任揀任聽的商業模式正擊中節日音樂的短暫性,沒有必要擁有,只要隨時找到即按即聽。

聖誕電影又怎樣?我們仍然要靠每年電視台重複又重複的播放《Home Alone》、《Love Actually》,還是Tim Burton的《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有了Netflix和Amazon

Prime,我們又可以較主動。

儘管今天的影片串流的庫存量仍不能與音樂的相提並論,但至少,要重看一些電影 ──不必是名作或經典,只要當年觀看時有點感覺,或加上自己知自己事的sentimental reasons,在Netflix重溫,又覺即時值回區區的月費。

最近有威斯康辛大學教授指Netflix和Amazon Prime沒有適當地入選舊片,也沒有足夠外語片數量比例,聽來即時想起林鄭那句駭人的「太精英心態了」。我以為Netflix這些以普通人為基礎觀眾的串流影片供應商,首先要做到娛樂大家。按現今所開拍劇集涉及的題目和品種,已經甚是開放和創新,叫人大開眼界,若仍要冷冷挑剔,對於經典的苛求(教授指影響佐治盧卡斯拍《星際大戰》,黑澤明58年的《戰國英豪》未有上架),又或者冷門藝術外語片選擇的不足,有欠公道。在商言商,娛樂與教育,前者優先,冷門文化藝術該留給電影系導師,或影癡自行幫襯買影碟。不要把串流影片公司視為Criterion Collection,大家要分工,他們已經做好本分。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