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Chung專欄:設計酒店 設計生活 - 明周文化

Simon Chung專欄:設計酒店 設計生活

撰文: Simon Chung

09 Apr 2018

位於哥本哈根的Radisson Blu Royal Hotel經過年來的修葺,終於大功告成。去年更獲得《Wallpaper》的Best restoration 獎項。

這些年來,每年至少去哥本哈根公幹兩次,多番入住該酒店,睇住修葺工程進行(兼受到某程度上的滋擾),算是見證了一代建築物遺產的保存。

入住Radisson Blu,除了因為交通方便之外(對面就是火車總站,我經常要來回Odense),當然因為那是一代北歐設計的經典。當年酒店全盤由Arne Jacobsen負責設計(不論傢俬、燈座、門的把手,以至今天被人遺棄的企立式煙灰缸!),以「現代化」說故事,那是城中鮮見的”skyscraper”(其實不過得22層),曾一度惹來非議,說破壞了整個城市低密度、矮層建築的佈局。不過,時間是最好的證人,Arne Jacobsen最終因這酒店而傳世,還有今天流行得交關,差不多達到氾濫成災地步的Egg chairs和Swan chairs,大量複製品充斥市面(只有較複製品貴廿倍,由Fritz Hansen生產的才是正貨),令人深信那就是Nordic design的同義。Radisson Blu值得一提的,當然還有從大堂到二樓的螺旋樓梯,據稱當時二樓係SAS航空公司的休息室,乘客可以check in後坐專用streamlined bus直達機場。螺旋樓梯很有特色,蘋果公司在設計Apple store時有意無意地複製了,甚至還申請了專利──那是四十多年後的事情。

百聞不如一見,幾年前第一次入住Radisson Blu Royal竟有點不外如此之感,酒店已經陳舊,標準房間更有一點狹小,即使景觀不錯(可以看到市中另一旅遊景點Tivoli Gardens),那些Egg chairs、Swan chairs健在,卻絕對稱不上心裏卜卜跳,來朝聖的興奮。

Radisson Blu Royal被譽為第一間「設計師酒店」,但即使在修葺後,以今日標準,仍然說不上「豪」,《Wallpaper》給出的Best restoration相信是給分維護昔日神態而不是精密的細節。有時,人們對於北歐設計往往「想多咗」,有非份的聯想,但事實上,北歐設計大都很實用,功能性,較少overdesigned(像意大利),即使有”Royal”字頭也不代表奢華富貴,那modest的美德。人類最優雅的日子。

今天能捕捉五、六十年代風情就是賣──北歐風傢私設計、黑膠唱片、古董音響、Hard Bop爵士(精采的Cécile McLorin Salvant帶來了遐想!)、電影新浪潮……過去了的日子為何特別美好?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