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咩嘢人先會買「雙面Jacket」? - 明周文化

黃偉文專欄:咩嘢人先會買「雙面Jacket」?

撰文: 黃偉文

25 Oct 2017

秋冬換季逛街,揭到衣架上某件Jacket,彷彿觸動了警報,開啟了售貨員一個老早植入的程式──不知是他們行內的專業操守還是上頭預先頒下指引,總之一到這種情況呢句對白非講不可,唔噏唔安樂:「呢件褸係雙面㗎,底面都可以著嘅!」

咪玩啦,仲細咩!30年前我就上當,reversible之嘛,又唔係未見過,點會仲係賣點唧?買咗雙面褸真係會兩邊都著,而且A B side出場次數差不多嘅人,100個有冇一個我都好懷疑。

我明,錯不在salesperson,他們都是「跟指示做嘢啫」,要負責的,應該是設計雙面衫的designer和扑鎚生產雙面衫的品牌老闆吧。又或者說,他們都沒有罪,只不過遇到我這種想太多的顧客,係佢哋唔好彩唧。

我先唔啱!

一樣靚?唔係啩?

首先,兩件唔一樣的東西可不可以「一樣咁靚」?

(你明我講咩的,當然是兩款不同的設計,但你硬要剪同一幅理論上monotanous的花布的西南角和東北角出來話「唔同」,存心搗亂我也冇辦法。唔該同我出返去。)

即是說,一件雙面Jacket AB side的兩個design一定不可能同樣咁高分,一定有一邊明顯更得你喜愛,所以「像我這種人」(留意呢個term好重要,下一段解釋),一定會著死自己覺得靚嗰邊而掂都唔掂無咁靚嗰一邊。就算A面紅啡系B面藍黑系兩面唔同color tone,我都不會為了配襯那天的鞋子褲子,而揀了「啱顏色而唔靚」嗰面,我情願換過另一件color對了又更靚的Jacket,甚至為了不想穿那「啱顏色而唔靚」的一面而把鞋子褲子索性全部換掉。

比如正在有兩個人同時追你,一個你鍾意一個都唔衰但你無乜feel,你會不會把週末的約會時間50/50平均分配俾佢哋?

總之,簡單來說,一件reversible jacket,我著100次都只會著我覺得靚嗰面而唔會著唔靚嗰面,well,或者會因為唔想咁大嘥浪費資源而在一個唔係幾會見到人的場合例如同屋企人落街口間街坊海鮮酒樓著一次咁多吧!是完全基於良心不為審美……so what’s the point消耗人力物力去做「雙面jacket」而不集中火力做好單面呢?又為什麼會有人覺得這個是selling point呢?這種產品會吸引到咩嘢人呢?

「貪靚」是一種沉悶的活動!

所謂百貨中百客,誇張咗,「買衫」的客,其實邊有一百種咁多,我覺得最多得四種。

有一種叫「貪實用」,不算「時裝客」,不是我department的,我就不管了。

時裝客,我會細分為三種:「貪靚的」、「貪威的」和「貪得意的」。

「貪靚的」字面講得很清楚,不解釋;「貪威的」追求的是炫耀,最好令人一眼看得出是名貴的質地或牌子,比如貂皮或者LV大logo,靚與不靚完全次要,或根本唔識分,唔明搭車出廣東道睇睇;「貪得意」的,是想unusual,最緊要好玩,要有幽默感要與眾不同,所以這種人的別名叫「貪新鮮」,買了雙面衫而真的會兩面都穿的多是這種人,因為「百變」對他們來說是好好玩好重要的。

「貪靚」的人完全不需要「百變」,所以絕不會「貪得意」, 100款設計都試過了,他們會揀出最work的,即是自我感覺最良好最多人稱讚的兩三款(甚至只是獨孤一款 ),便天天以這個「食糊style」為原型,即使有微調也萬調也不離其宗。

貪靚的人心態好易明,因為天生條件再好的人也不可能「著乜嘢都靚」而全無死角,就算真係「著乜嘢都靚」都總有一兩款特別正斗,明明可以一星期七天拿100分何苦因為貪得意想轉吓,而星期六日休息攞95分算數?

正如我從來唔明為什麼那些新娘子要在理論上「一生最美麗的一天」試一些甚至自己之前都未見過的新化妝新髮型?瀨嘢就真係自己攞嚟衰,梗係回想前半生最多人話靚嗰款衫嗰個裝嗰個頭喺結婚嗰日encore啦,邊有人咁傻去「全美一叮」總決賽嗰晚先學首未唱過唔係好熟唔知得唔得嘅拉丁文新歌Me Voy A Quitar De En Medio㗎!

所以現在你明了,「貪靚」是人世間最沉悶的活動,一條成功formula,repeat又repeat 又repeat,一件雙面jacket只係重複又重複又重複着「靚嗰面」。

寫到這兒,有少少感觸。年輕時我肯肯定是「貪得意」大隊的前鋒有今生無來世著死罷就,然後一覺醒來,原來已經進入了人生那個「一件雙面Jacket只肯著一面」的階段,變成了上文提到的「像我這種人」了。

雖然翻風落雨的日子,「貪得意」還是會發作一下,但,是的,我是多麼不開心變成了一個「貪靚」的悶人啊!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