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有 dress code 的餐廳(下) - 明周文化

那些有 dress code 的餐廳(下)

18 Dec 2017

到了這裏,我另外有個故事要講,如果你碰巧聽過了,請忍耐我幾百字,謝謝。

話說那年陳奕迅的演唱會巡迴到倫敦的O2,我們一行近二十人去捧老友場,碰巧王菀之和她的兄長也在英國放假,於是也去看了Eason演唱會。

完Show後,Ivana告訴我她和哥哥訂了大師起家的那間Restaurant Gordon Ramsay晚飯,如果我有興趣join她便試試打去加兩個位子,我一來想多見見王小姐二來又想吃吃真正Masterchef那三粒星有多犀利,便說好呀!

翌日她打來confirm有位時,我才知道某個朋友打算在大夥兒面前「驚喜求婚」,他很想大家都在場見證,於是我便問Ivana,若果cancel兩個位子要不要罰款?如果要的話就別取消了,唯有放朋友飛機吧。

稍後王小姐回電說問過了,一定要罰錢,但她哥哥特別好人,叫我們不用擔心,我們缺席兩人的penalty金額「最多我點番兩枝靚嘅酒嚟飲,已經喺番度!」是的,每人千多塊錢港幣的罰金,乘二雖也三千多,但在酒水那邊豪一點,也不難抵銷,總好過白白祭旗。

到了這個點,我仍然覺得我臨時甩底應負責任,就算對方真的要罰錢也打死無怨,不過如果結局能如王哥哥安排那樣,倒也未嘗不是個好折衷(雖然其實我本來也可以為了不罰錢而應約去的,這一點請記住。)

“Dress Code” 與「彈性處理」

又翌日,我們在的士上快到達朋友求婚現場之際,電話響起,王菀之帶點苦情地說和哥哥到達了餐廳,向經理解釋情況後,他完全不接受「叫兩枝貴酒」這個應變方法,堅持人不到就一定要罰款,問我們會不會考慮現在趕去餐廳?

到這裏我就不明白了,餐廳提供服務予客人,貼心也是好重要的吧?王哥哥的方案,店方其實沒有賺少了,從「求財」角度理應可以接受,換了是那種怕浪費食材,每朝才根據訂位人數去市場入貨的omakase壽司店這樣做,我還能夠明白,因為那條罪名叫「嘥嘢」,但重點是,這家店是a la carte自由點菜的,沒有「你今天不去食材就腐爛了」這回事吧?我們如果真的去了,點兩個cheap的菜式,價錢一定比penalty金額少,到時他也不能責怪我們什麼,所以現在這個方案店方其實也沒有消費上的損失,若硬堅持人不到就罰款,如果不是巧立名目去斂財,就一定是「求氣」,總之要punish吓你才安樂。

好吧,就算它有「道理」,能不能「人情」一點點呢,如果那兩位客人說「好吧,我馬上趕來!」因為我覺得更苛刻的還在後面……

“Dress Code” 定 “Punish Code”

是的,我們其實當時已在東倫敦的Shore-ditch,要趕回在市中心Soho區的酒店換上合乎大會指定著裝要求的衣服再撲去Royal Hospital Road的餐廳,是有點急忙和辛苦的。因為我們不是都以為可以去朋友的party了嗎?所以都沒有穿足恤衫西褲皮鞋呀,便又去請求餐廳部長,能否今次酌情處理,不用我們跟足dress code呢?其實我也有穿恤衫皮鞋,不過穿了牛仔褲而已,可不可以「隻眼開隻眼閉」,又或者你借條士啤西褲我著吖,好多有dress code嘅真正高級西餐廳都會預備齊碼的西裝西褲供「忘了穿對衣服」的客人借用,最多今次我唔嫌你套衫唔衞生又醜樣吖!

結果部長的答案當然又是「唔得!總之我今晚見唔到你兩個跟足dress code蒲頭,就罰錢!」

我又忍,因為我不想肉隨砧板上的朋友為難。

又遠水路又塞車,換好衣服趕去這間全世界最惡的餐廳途中已九點九,王菀之又氣急敗壞地打來,問我們到未,因為餐廳十點last order,我說不要緊,你隨便幫我點便OK,我

乜都食。誰知電話那邊的她說,個部長話咁都唔得呀,十點前個人唔穿戴整齊親自到場點菜就唔serve呀,唔serve即係又要罰錢呀!

前面就當我諸般不是必須忍氣吞聲,到了這個位我真是爆了一百句粗口了,人在途中朋友代點菜都唔得?都要罸錢?你有無咁等錢使呀?你係咪咁變態呀?你到底想serve我定難我唧?一點都不肯通融而且動輒得咎的餐廳你還想去嗎?就算啲嘢好食到曉飛都係咁話。老實講,我尊重你的規矩,到了一定要我自己跟足dress code現身那part我雖然仍然認為可以更「靈活應變」,但都可勉強以理解和接受他的harsh,不過到了代為點餐都唔得這個位,我便無法忍受了。

鐵腕的dress code政策固然令人壓力很大,但正如我上面所說,這家店堅持我一定跟定規矩穿衣出席我也可以咬實牙根尊重這願者上釣的遊戲規則,只要別堅持要我跟足,卻給我到場時看見隔鄰另一桌的中東油王,大陸首富或者老闆個friend可以牛記笠記坐喺度咁double standard囉!

作為餐廳,姑勿論你們背後的道理為何?不妨認真想想如果真要有嚴格的dress code,能不能在客人訂位時已清楚的交代,電話一句話電腦一行字也不難吧,總好過唔聲唔聲,要客人自己Google,查到又唔明你”Casual business modern chic with a touch of formal black”其實噏乜春?最慘有時甚至上網都查唔到打電話又無人聽,結果客人唔知著錯衫去到又要趕人走又要罰人錢,after all你們也算是服務業,客人因為你們講不清楚而著少件西裝褸,也不是無得商量必須就地施以酷刑的滔天大罪吧?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