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星期日在巴黎(是個詛咒!) - 明周文化

黃偉文專欄:星期日在巴黎(是個詛咒!)

撰文: 黃偉文

27 Dec 2017

第一世界煩惱!

我要選擇的是:①一個無嘢做喺香港的星期日,還是②一個無嘢做喺巴黎的星期日?

如果你明白我愁什麼的話,至少也是個老巴黎吧。

若問「Paris星期日最佳的節目是什麼?」,真心用腦諗已經即刻肥佬,會答「無」「係無嘅」「根本死城一個係完全無節目嘅」都只得90分,爆燈的真正時裝精購物狂,基本上一聽到呢條題已瞬間崩潰泣不成聲!

Dimanche Mortel

星期一在巴黎出差一天,星期二一早便得離開法國,但之前那個星期日倒是閒着的,所以才考慮良久,寧願留在香港過一模一樣的Sunday,還是早一天抵達花都享受十室九關的Dimanche?

上文動用「崩潰」,並非誇大,因為我真的在星期日的巴黎nervous breakdown過!去慣男裝周的人都知,整個活動歷時五天,由周三到周日(以前只得四至日四天)頭四日是店舖正常營業的,偏偏日程排得密麻麻有時一日要看八場騷朝九晚十一,你整天在車上穿梭巴黎,望遍各大名店門口卻「蜑家雞見水唔飲得」,喂,唔鍾意fashion嘅人就唔會去fashion week啦,但職責在身近在咫尺卻無時間shopping,都算時裝十大酷刑之首,最恐怖是終於捱到星期日,又夾定一樣幾乎人人唔揀這天做show,你明明守到渴望已久的巴黎半天假,頂你個肺卻全城休息……(下刪一萬字粗口)好吧,你心想,用來還之前幾天積埋積埋、幾乎為睇show猝死的睡眠債,星期日瞓番晏啲都好吖,偏偏有個不幸的多年傳統──兩大品牌食硬了Sunday一早一夜的「大分瓶」梗局,早上十一點是Lanvin男裝的例番,傍晚七八點通常被Hedi Slimane霸住壓軸,如果Hedi不上班,Thom Browne也是周日黃昏的常客,總之一定有人吼實這個finale位,你咪使旨意瞓晏啲,街又無得行,連好的餐廳很多這天都不做生意,你唔好諗住趁大把時間無X聊約人去食個特長Brunch kill time!

周日巴黎之今時與往日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涼薄,但其實滿載購物狂的血與淚:多得經濟不景!那個因為民族性懶散,sorry,改說「很會享受生活」吧,加上工會過分保障工人,所以一部通書睇足幾十年,「不准強迫法國人禮拜日開工」的堅持,近年終於輕輕「跪低」了,當然是在金錢面前,否則底子不算勤力又抗拒靈活變通的法國人,一定會覺得「接受改變等於承認錯誤」,無得傾!

以前,你想星期日有少少街可逛,要撞正法定大減價開始的首個Sunday,才有些店會一年兩度的破例營業。直到2017今年,生意終於壞到老佛爺、春天、Le Bon Marché三大龍頭百貨店要攜手周日加班了,事實上Avenue Montaigne和Rue Saint Honoré兩片名牌聖域今年開始都嘗試363日(除了聖誕新年)燈火通明,喂,又係嘅,連最elegant最唔care的大家姐Chanel都決定返足七日工,你哋唔係話唔跟吓話?

訪問相熟巴黎售貨員的感想,想知法蘭西人民他他條條嘆了幾百年,突然這樣,同事間歡迎的多還是埋怨的多,她兜兜轉轉講了半天,我猜她最想學的廣東諺語是「馬死落地行」吧,而且平時一周工作五天的salesperson,如果肯在上帝指定的安息日捱義氣,將獲得一星期只工作四day,星期日變相雙倍人工。「雖然不是最正斗最’o累’飯應的安排,但至少是fair的!」她說。

到底你等唔等錢使呢?

唯一唔慣的可能只是顧客,是的,由於做好了research,知道現在巴黎好多店都open on Sunday,所以我還是提早一天去法國了,基本上大部分想逛的店都有開,反而目測一些平時人頭湧湧的店舖都出奇地略見冷清,大概是因為客人們都不知道巴黎人現在突然勤力到年中無休(咁滯),星期日明明在花都,都不知道有ping可以shop,怕摸門釘,就試都不試了。可能需要一些時間的口耳相傳,星期日照常營業才能真正產生相應的經濟效益吧?

話說回來,大家因為「想賺多啲錢」才「開埋禮拜日」吧?所以店舖的措施都應該以「拉客」而不是「趕客」為前提吧?偏偏有些店的policy還是會令我覺得「搞咩呀你」的,比如時時有奇怪新聞傳出的Lafayette,星期日開11am至7pm!好吧,如果你想多做遊客生意,你的退稅部門應該開到幾點?計我話至少「遲關半小時」開到七點半,讓客人即使真的買到七點還有30分鐘可以排隊拿回那個其實對大家都如命根一般重要的Tax Refund吧?那麼你猜他們的退稅櫃台幾點關門?你甫進去百貨公司,喇叭便大聲廣播,叫你六點半好去claim錢,逾時不候無情講喎!哈哈背道而馳地「遲關半小時」,真係正!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