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前世未去過時裝周咩? - 明周文化

黃偉文專欄:前世未去過時裝周咩?

撰文: 黃偉文

21 Feb 2018

101
101「街拍」和 「Blogger」的流行令一切都變了,他們既不用代表任何店入貨,看完show後亦不事生產,不過現在很多不用腦沒有態度的品牌PR都盲跟,畸型生態環境已成定局。
101我剛「出道」的十年前,能有張椅子去看秀的只有兩種人:「時裝店買手」和「內容生產者」。
101巴黎大show如常一票難求,現在都給什麼人坐了,細心想想其實令人勞氣!

去了十年時裝周至少有一個好處,「齊頭」一個整數之後,你好像有責任認真想一想:以後仲去唔去Fashion Week?唔去的話,做乜?繼續再去,為乜,點去法?(而且,我知道,姑勿論算「豐功偉績」還是「臭史」或者「乜都唔係」,都是時候move on,這次是我最後一次把「去了十年時裝周」掛在口邊了。)

是的,我今次真係出發前執緊行李嘅時候都仲問緊自己呢個問題:

我點解仲去時裝周?

喺屋企睇時裝周?

我最初睇時裝周,是30年前作為「素人」在香港delay幾個月睇的紙上時裝周,沒有互聯網,雜誌coverage又慢又不夠全面,唯一比較能足本收看的是特地去進口雜誌店買那些主要針對業內人士出版的專書,即是由一班專跑Fashion Week的攝影記者供相,因為demand少印量低所以賣好很貴的照片集(1990年代約賣500港元一本,而且單男裝每季又分「巴黎」「米蘭」「倫敦+紐約」三本),但更重要的是,資料整理、印刷及運輸需時,衣服由天橋亮相到你香港買到照片,時差至少三個月,是,時裝世界的一季才六個月呢。

至於我2007年第一次去巴黎時裝周,style.com已誕生,如果你不搭飛機去Paris只肯安坐家中的話,信息由runway到你眼睛的「時差」大概是四、五個小時。

到了2018年的今天,如果是有live streaming的大品牌,「時差」是零,要依賴Vogue Runway的,也不過遲五到十五分鐘。

我曾經以為過我就是為了「比全世界早5分鐘親眼看到我心愛的時裝初次登場」而捱那十幾小時飛機以及時裝周背後那個有辣有唔辣的套餐的。又或者「可以現場感受設計師作秀的production和配樂」,「有機會跟公關人員溝通一下本季的設計構思」,似乎也很能說服自己舟車勞頓,但細心想想,這兩個所謂理由,前者有時其實無關痛癢,後者喺香港都做到啦……你就明白那個人人爭相追逐的巴黎大秀邀請函,如果只能分到第二至第五行,視野還不及安守香港看網上圖片般清楚……

所以,這些理由根本不能把每年兩度遠赴花都合理化……咁,「我仲點解要去Fashion Week呢?」我問自己。

兩種「你嚟巴黎做乜」的人

受歡迎的巴黎大show如常一票難求,但那些「好難爭」的凳仔,現在都給什麼人坐了,細心想想其實令人勞氣!

我剛「出道」的十年前,能有張椅子去看秀的只有兩種人:「時裝店買手」和「內容生產者」,前者字面已解釋明確,後者則是我安的「名稱」,指一切出版物和網頁的編輯、記者、評論人,即使偶爾會有品牌邀請的嘉賓撐場,但主流當然是之前兩種。噢,明星,那個時代不是很流行明星睇show再發相,是非常耐唔耐才有一個半個,不似現在有些品牌,好似唔請返三五七個唔開得show,更不會有某國藝人的傾巢而出,一至九十四線都仆埋去趁熱鬧博見報扮高級,真係前世未睇過show一樣……

後來,「街拍」和 “Blogger” 的流行令一切都變了,Fashion Week開始出現一批專門來「等街拍的人」,他們既不用代表任何店入貨,看完show後亦不事生產,不會消化後以任何形式報道或者評論,有點羞恥心的也許還會自稱stylist(天知道他們style過誰和一年有工開有沒有兩次?而且stylist要現場看秀才做到嗎?這值得商榷!)有些還每場都換一套衫當正表演呢。總之我覺得把位子給了一些專門在門口拍照的人(其實想影相可以喺門口影完就走人唔使入嚟啦)是一種資源的浪費,為此令一些買手和內容生產者拿不到票,我更莫名其妙,不過現在很多不用腦沒有態度的品牌PR都盲跟,畸型生態環境已成定局。

另一種更近年才出現的東西更恐怖,是來「交朋友」的,主要是富二代或在社交圈打滾很想成名的人,來時裝周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和設計師/PR/時尚界名人(包括那些「等街拍的人」)混熟。熟了又可以怎樣呢?不但你問我都想問,大概就是可以上上那些時裝雜誌的party版或名人Instagram,或者至少回去能夠和朋友晒命「嗰晚我都同阿XXX designer飲嘢呀」,是的,你鍾意欣賞又好取笑又好,「等街拍的人」至少還會有幅相,「交朋友」的人無所不用其極地向愚蠢品牌或時裝店PR拿了票,霸住個位真係唔知做乜。

可惜現在的Fashion Show目測起碼有三分之一甚至更多分了給這些「唔知嚟巴黎做乜」的人,所以最後我才想通了,作為一個每季回去都要寫評論向讀者負責的人,雖然也不一定要親眼在巴黎看才寫到稿,但若你今日問「我點解仲會去時裝周?」我會說我只是想提升一下今時今日仍然「真係去做嘢的人」的比率,順便坐多一張凳令那些不事生產的人少一個,捍衞一下Fashion Week的最後尊嚴!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