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壽衣 Vogue - 明周文化

黃偉文專欄:壽衣 Vogue

撰文: 黃偉文

26 Apr 2018

點解唔早啲同至愛親朋講低心目中的「夢幻壽衣」,讓將來負責你身後事的人煩少一樣嘢?

壽衣我梗係揀我人生中著過自我感覺最靚嗰套,當然還要交帶落明確的化妝和髮型guideline,並指定最後一程的make-up artist和hair-stylist。

到了我這個年紀,難免都想讀一讀「壽衣Vogue」!雖然我其實50未夠,但玩時裝,一定要「走得前」,早二、三十年諗定一啲都唔過份,我而家這個「中年形象」,其實攞成人身份證嗰日已經design好!

又或者這樣說,我想「走得前」,是因為不知道會不會「走得早」!反正誰都只得一個trip,行快啲,睇多啲,抵玩啲。

陰曆 September Issue

當然不是真的有這本顛覆性的「大吉利是’o累’口水講過呸呸呸地下時尚聖經」,即使各地啡唇出版界那些穿或不穿Prada的男女魔頭,在經濟好景的日子都巧立名目把自己的雜誌一再分拆上市,「XX正刊」之外,還細胞分裂出「XX化妝與護膚」、「XX天橋」、「XX手袋皮鞋」、「XX新娘」、「XX少女」、「XX珠寶」、「XX男人」、「XX孕婦」,連其實唔係幾「啦更」的「XX電影」、「XX旅遊」、「XX星座」、「XX家居」、「XX食譜」我都親眼見過,偏偏就是未見過有人夠膽出明明更關時裝事的「壽衣Vogue」!這個名字,只是我某年某月某篇舊專欄裏的戲言一句,其實真心恐怖的是, 講吓講吓,唔覺唔覺,忽然又到了真係差唔多要訂閱的年紀了。

若果真有其書,就算唔做忠實讀者,你又會唔會介意在髮型屋做treatment時揭吓揭吓?

那天我瞻仰了你的遺容……

本文開頭「到了我這個年紀,難免……」之後,我原本想駁的是:「……難免開始有些同齡同輩的人先走一步」。

我其實唔開心咗好耐,因為有兩三位生前在朋友之間出名著得有型有款的,我去瞻仰遺容時,看到那套衣服那個化妝那款髮型……如果當事人有權決定,一定一定一定不會容許自己以這個造型送客。他們窮一生之力講究儀容穿戴,怎麼會忍受到自己這樣和朋友們告別。

我不是埋怨故友的家人,他們肯定已盡了力為逝者選擇他們眼中認為最好的安排,有些應該甚至還努力回想過「他生前最愛的好像是那套深灰色條子三件頭西裝/她每次穿起那條象牙色麻質抽紗長裙就會自動轉圈」,但我們都明白,你品味好未必遺傳自你的親屬,更不一定能後天感染你的父母配偶子女兄弟姊妹,所以明白禍福無常生死有命的人,為什麼不早一點自己打點好這個告別式的重要環節?

是的,如果你識一早立定遺囑避免有乜冬瓜豆腐之日掀起溏心風暴,如果你會未雨綢繆到一早自己買定棺材山地,揀好將來同另一半定同隻愛貓愛犬合葬,甚至書枱左邊第一個櫃桶裏面已經有個信封入住自選「扶靈名單」同Peter Marino操刀的靈堂設計及尺寸圖。點解唔早啲同至愛親朋講低心目中的「夢幻壽衣」,讓將來負責你身後事的人煩少一樣嘢?你自己都想去得靚靚仔仔/女女㗎?何況Dior 定Chanel定Céline定YSL定CDG定阿媽的溫暖牌,都係一句啫!

Last Show for you

另外有個朋友,為了令自己一生都「cool過人」付出了驚人的努力和龐大的代價,而確實她也做到了,偏偏她離開之後,家人在她名義之下做很多「唔型嘅嘢」,雖然我明這非她預計和掌握之內,我也不會把後來那些「唔型嘅嘢」計到她的成績單內,但還是會為「如果她泉下有知一定會有點……」而惋惜。

所以我一定不會害怕不吉利而早早打點好那個不知何日到的時辰,比如說之前問到我會不會揭「壽衣Vogue」,其實我肯定是不會的,因為首先我就唔明點解要有「壽衣」?壽衣到底係乜?一套專登買嚟俾自己上路往生,同之前open casket著嘅衫?這個場合如果要隆重打扮,為什麼不在生前眾多心愛衣服中精選一套no.1的?仲要新買一套未試著過嘅薯嘜長衫?正如「做新娘果日唔好試新化妝新髮型,一定要揀以前用過人人都讚嘅Look」一樣原理,壽衣我梗係揀我人生中著過自我感覺最靚嗰套(當然還要明確交帶落化妝和髮型guideline,並指定最後一程的make-up artist和hair-stylist),除非你有錢又有計劃到一早去Valentino訂咗套「壽衣Haute Couture」擺定喺衣櫃!

至於我嗰日著乜,我都一早諗好嘞,由於喜歡嘅衫肯肯定唔只一套,所以已經同屋企人講清楚希望佢哋喺「瞻仰遺容」呢個壓軸大show中每15分鐘幫我換一套,暫定七套,但願比我長命嘅各方好友,見字便喺我喪禮嗰日可以預多少少時間,準時入場,睇埋encore先走!唔該晒!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