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偉文
熱門文章
黃偉文
BUY ME A LITTLE SUNDAY
黃偉文專欄:可惜我不是白羊座
125
07.06.2018
白羊座,喜歡益街坊是天性,通常不是為了有特別目的才著少啲布勾引人,是純愛露,100%為興趣。

我的朋友裏面,幾乎每一個愛穿性感衫大方宴客的,後來都證實是白羊座。萬試九千九百九十靈!是的,有些新相識時,大約在冬季,幾個月後非常夏日,才突然發現這個人不知何故咁「賣大包」,男男女女都背心不特只,仲係斗零邊嗰隻㖭,露腰露背當然家常便飯,至於下身穿的,大陸人會稱之為「齊X小短褲」,X是什麼則按其性別自行補填……世面見得多了,以後我遇上這種三十年前會被稱為豪放女/仔的,都開始膽粗粗問句:「唔通……你又係白羊座?」

「哈,你點解咁叻估到嘅?」幾乎次次中。

好想參加白羊社

比起迷信,我應該不算迷信,所以絕對不會根據女性雜誌那些專欄占星師建議的「本周幸運色」來揀襯衫趨吉避凶。(事實上作為出版媒體邊緣人多年,或多或少知道點行業內幕:那個在雜誌後面湊數的「本周星座運程」,香港十間起碼有七間是「邊個同事得閒就邊個寫」趕埋版的,點信得過?)但作為人與人之間打開話匣子的好工具,我也很尊敬星座作為一種「統計學」,在描述性格特質上,都ok靈嘅我覺得。

但歡迎表示不滿,若你覺得「唓,我係白羊呀但我都唔係咁嘅!」或者「我識啲Aries,一啲都唔暴露喎!」我也不會同你拗的,因為呢本都係本消閒書唧,又唔係學術論文!

不過要補一句,以防邏輯白癡們指手劃腳,我話「我識親鍾意著sexy衫的絕大部分都係白羊座」,這和「每個白羊座都唔介意露肉」是有分別的,唔明自己去搵本《哲學入門101》睇啦吓!

好,講返白羊座,觀察所得,他們喜歡益街坊是天性,通常不是為了有特別目的才著少啲布勾引人,當然他們也不可能天真到唔知道肉騰騰會令人產生性事開放的聯想,但他們露之前也沒有這麼重的機心,他們愛露,是純愛露,100%為興趣,而非職業需要。

另一個最好的證明就是,這批不介意暴露的白羊座,很多都不是在俗世標準中「很適合露」的,是的,如果這個社會中有套主流的審美觀,這批讓肌膚大解放的白羊座,不少就是這套標準下的「太肥」「太瘦」「太矮」或者「腳太短」「臂太粗」「膊太A」諸如此類,但他們就是don’t care,老子愛露關你屁事,我又不是給你看的。

所以在這個「任何一個明星著件衫出來都有無聊網上判官要擺同一件衫的天橋相出來對照然後話佢無著得模特兒咁靚刻薄一番」的黐線世界,我反而十分欣賞白羊們這種與主流價值觀唱反調,甚至有抗衡作用的身體示威,即使連他們本身有時也不是故意做到這效果的!

白羊教會我的事

回頭望望我自己,真是在最遙遠對角線的相反,我從小到大都是很怕露很極力避免露的,大概要到了四十幾歲深感嗰頭比較近才「唔鬼理話之佢死露就露啦」,但最多也是穿穿人字拖或者Bermuda shorts那種尺度罷了,連tank top咁小事,都仲係周身唔聚財。

這大概是小時候父母教導我對身體要有羞恥之心時落藥過重,成長過程中又不幸沒有遇到來自朋輩足夠的正面鼓勵,才形成自己對袒胸露臂有如此的不安吧……今次應該和我的星座是無關的。

我三十幾歲前覺得著涼鞋俾人睇到腳趾已經慘過裸體,到真係要裸體嗰陣當然更大壓力。好在唔識游水,萬一唔知點解真係要去海灘泳池就最好著滑浪風帆的橡皮衫(最好咪咁緊身㖭);好在唔鍾意運動,迫不得已「動」咗一定要返屋企才沖涼,要用公眾更衣室換衫我當然no way,頂多都係用毛巾圍到自己滴水不漏才肯換褲(其實好Q難㗎吓),仲要同班陌生人一齊淋浴俾人見到我全裸?我情願死啦,我夠膽我講到了今日四十九歲幾呢生人都從未試過咁做,可想而知我對自己的身體是多麼的沒信心,是的,這也和現在的二百磅無關,以前瘦過,減到著perfect size 48那兩三年都不曾夠薑打大赤肋喺寶雲道跑步!

作為愛時裝的人,「不願暴露」等如某種選擇上的殘廢,少咗好多衫可以著,例如我想試了半個世紀的魚網裝,不,甚至「只是」著西裝褸解開衫鈕但入面真空都未有勇氣「搏」過。所以才羨慕白羊座話之你的有型。

不,唯一的例外是拍電影當演員時,只穿泳褲在鏡頭前行來行去若無其事都試過,因為那時的我是進入了另一個狀態的,我不再是我,我是那個角色,所以不會帶着黃偉文這個人的羞恥之心。

我有時諗,如果我每日都當自己做緊戲,出街之前幻想有個導演嗌”Action”,我係咪可以即刻變成一個著低V衫當食生菜的白羊座呢?這條假設題喜歡日日做戲的人答到我答唔到!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