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專欄:Martin Margiela 就是我的青春 - 明周文化

黃偉文專欄:Martin Margiela 就是我的青春

撰文: 黃偉文

05 Jul 2018

Margiela/ Galliera, 1989-2009 exhibition

Margiela Les Années Hermès exhibition

Martin Margiela從1989年的第一個collection做到2009年把整個Maison「交低」給團隊自己「歸隱」,剛好是我的20至40歲,當小弟掹衫尾拉關係也好,說是我的整個青春也不為過。

很榮幸和MM盛放於同一年代,晚生二十年,和我同期的就是現在那羣逐一升上神枱的streetwear designer了,這代人都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連遺憾都不懂, 還打鑼打鼓慶祝他媽的那個新時代來臨,這都簡直是時裝藝術的焚書坑儒了,有什麼好開心的?

不小心又激動了,等我深呼吸一、二、三,降降火再繼續……

好吧,我想說的其實是,6月下旬我在巴黎看了兩個不枉此生的「罵治」作品展,一個是記錄他在愛馬仕當首席設計師的 “Margiela Les Années Hermès”,顯現了Margiela的可收可放,也展示了Hermès的獨具慧眼和開放胸襟,非常精采。

但在感情上更能觸動我的,卻是一網打盡他20年的精選展”Margiela/Galliera, 1989-2009″。

未有Maison的Margiela

有偷偷繳了幾滴眼淚,這對一個看慣看盡看破潮流世界枯榮萬象的「時裝老海鮮」來說是好難好難的,但當時真的不淡定了,因為那幾條在20歲那年猛烈衝擊過我、甚至改變了我審美觀和思考方法的裙子,原以為一生無緣見面,此刻真迹卻靜悄悄地出現我眼前,明明應是冬菇雲的Boom Boom巨響,卻在你沒有心理準備下翩然地出現於前面人影散去的地方,震撼當然是「野生捕獲周潤發」的五千倍!

「那幾條裙」包括了一件罩在彈性緊身紗裙下的XXXXL男裝白打底背心(圖一),一件把古董薄紗舞衣開膛式從中剪破、再襯上洗水舊牛仔褲的「Vest」(圖二),這些都是學生時代的我看到圖片時便完全被顛覆被懾服「嘩,乜呢個世界有人咁樣造一件衫㗎?」的鮮烈記憶!

也許盪氣迴腸的,還有當年要找到這些時裝營養的不容易!

那時香港有接軌國際天橋的時裝雜誌嗎?恕我記性不好,事實上就算你肯不惜工本不辭勞苦特地搭車搭船去尖沙咀中環那些西洋書店書檔買歐美入口貨,也不見得各種以小姐太太為目標讀者的主流fashion magazine肯大篇幅報道像Martin Margiela這樣既前衞又偏鋒的新設計師。

當時會有專書介紹罵治的,反而是我一直欽佩獨具慧眼快人一步的日本人,有錯歡迎指正,當時出過幾本薄薄的珍貴別冊的,只有出版Street那本元祖街拍雜誌的同一家小型日本出版社,換句話說,要去東京才能找到不在話下,就算去到那邊都不是間間書局有入貨,一定要主打時裝的book store,例如原宿La Foret五樓,涉谷Parco 1地庫,或者上星期剛光榮結業的那家六本木通宵書店才有。

雖然說一張相勝過萬語千言,但有些設計師的背境故事和創作概念還是得倚賴文字傳遞才夠詳盡。日本出版物當然淨係得日文,咁又點算好?

我記得Margiela有個collection的絕世好橋是,買了好多Barbie類的古董公仔衫回來,然後按衣服原裝比例放大成「真人size」(圖三),即是說公仔衫的錯比例,照錯,放大後就變成「啪鈕」和拉鏈離奇地大,線步也是成三吋一節,膊頭和領口當然也「離行離列」,總之很搞笑……這些設計理念單看圖片看不真切,我記得是要靠在歐美留學或工作的時裝精朋友們,在那邊看了一些小眾雜誌或者去shopping時問過店員,學會了回香港給我們講故仔口耳相傳我們才知道,所以今次去看Margiela回顧展一次過把歷代疑團解開,也是一件「舒服晒」的事情。

天才之所以是天才……

Martin Margiela,當然在我心中位列仙班(信我,這個榜很嚴格很難上的),他的天才除了顯示於他對衣服那種前無古人的「再創造」、和他居然能把原本可以很學生習作的實驗性idea用過人工藝上乘材料製作成High Fashion之外,我覺得更勁的一點是,他還可以把自己的解構功力用於解構人心,如日方中時急流勇退除了有種見好收的決絕加聰明,大概也因為預視了天才的下場,是的,再偉大的曠世奇葩,其實也不可能無止境地一再打破自己的世界紀錄,世人之苛刻與口賤,往往見於對天才們的無情,以罵治為例,如果他第21年做了稍為平凡丁點兒的collection出來,毫不感恩的那些識少少扮代表,便會在網上炒蝦拆蟹話「佢老啦」、「佢而家唔得啦」、「收皮啦」,只有很少數真正有識見有良心的人會明白,「天才計算法」,應是尊敬他作品到底「曾經去過那個無人能及的高度?」,而不是在大師把一世才華貢獻社會之後、等他功力人之常情地回軟時趁機大肆奚落,一個人一生有一件絕世傑作已不是凡人能隨便做到的,更何況他足足給了大家驚天動地鑊鑊高潮鑊鑊甘的20年。Margiela之犀利,除了在於他忍得從不露面,其實還有這一早撇先的挑通眼眉,免得俾機會你班自己創作唔到淨係識挑剔的ungrateful bxxch!

再說,一路看這個MM回顧展時,我心裏想的還有,近年被大家盲目捧上神枱的某人,原來真是每一個,是每一個罵治的經典idea都抄過,好吧,二十年的作品終於被你在三幾季內全數抄完了,以後終於要靠自己「創作」了,咁佢點算呢?這位抄襲貓仁兄又夠唔夠膽嚟睇呢個展覽呢?Margiela這個自己有份策劃的20年作品展遲不做早不做,偏偏揀抄他的那個人最紅的這兩年才做,當然也不會是巧合的心血來潮吧?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