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偉文
熱門文章
黃偉文
BUY ME A LITTLE SUNDAY
黃偉文專欄:Number (N)ine九年祭
8
26.07.2018
Number (N)ine是近代男裝史上兩個「把廉價街頭黨派和Band友造形用high fashion的質料和工藝重新呈現」的
品牌之一
宮下貴裕先生對後來的當代男裝界產生重大影響

「如果你能令一個已成歷史的時裝品牌復活,你會選哪一個?」

Marvel的宇宙也好,龍珠的世界也好,我其實最不喜歡那些香咗角色無厘頭死過翻生的情節,但在「現實」之中,自己倒是十分enjoy那些歌唱比賽烹飪節目的復活戰,因為總是有些自己欣賞的人過早地無理地被淘汰,有個翻叮補中的機會,是多麼的有人情味啊……

回到我的問題,如果「還陽仙丹」只有一顆,也許我真的要考慮三年五載才能決定給誰吃,到時「靈魂捐贈輪候名單」上,大吉利是講句,又已增加條寃魂也不出奇,咁就煩嘞,又要權衡輕重,由頭諗過!

不過如果把範圍收窄成「已成歷史的日本時裝品牌」……

Number (N)ine!!!

基本上未等你問完我已經可以搶答,眼都唔使眨!

欠宮下一個「終身成就獎」

我對Demna Gvasalia的感情其實是複雜的,一方面覺得他好彩,把Martin Margiela的idea延遲20年才幾乎原封不動地「再發展」,避過了大師因為走得太前而識貨者罕的不幸,等到世界比較ready了才「重現」天才的傑作直接收割其創意;另一方面,我也感謝他的「發揚光大」,普羅大眾才有機會得知先驅30年前已經有多厲害,贋品紅了也是真迹的面子吧?

至少宮下貴裕的Number (N)ine就連一個Demna都遇不到,錯過了被後世「追封」的機會!

作為一枚自90年末原宿第一家Number (N)ine樓上舖專門店已經追隨他們的老粉絲,我覺得至少有三件事是由宮下貴裕先生這個品牌發揚光大,以致對後來的當代男裝界產生重大影響的,是的,不是歐美大brand,也不是今日幾位名氣最盛的明星designers,而是由這個已經於2009年完結了(well,正確點說,品牌名字今日仍在,但宮下做到這一年秋冬就離開了)的日本「小」品牌「始作俑」的!(註:這是抒情文非學術論文,主要是作者親身感受與目測,不是建基於準確的數據上的,所以也歡迎大家提出相反論點。)

第一,Number (N)ine是近代男裝史上兩個「把廉價街頭黨派和band友造形用high fashion的質料和工藝重新呈現」的品牌之一,比如說,貧窮樂手著到霉霉爛爛的毛衣、牛仔褲、N(N)用最高級的cashmere作原料,找工廠工人像工藝品一樣親手重現那些「披口」與「破洞」與「磨蝕」與「補釘」,總之就是用最華麗名貴的方法扮窮人。另一個用類似方式改變後世巴黎天橋上的男裝審美的人叫Raf Simons,他更主攻「街童」,N(N)則集中發揚「band友」美學。

第二,把Kurt Cobain style堂堂正正地帶上Paris Fashion Week的人也是Number (N)ine,在此之前,就算當年有些潮人有供奉之心,都未能刷出這種時裝殿堂的高度,事實上我覺得N(N)在宮下手上的十年多一點時間之中,曾把Cobain style反覆詮釋了好幾次,當然有時也有其他rock icon,例如宮下另一個偶像Axl Rose的影響。

我的「第三論點」

第三,我覺得第一個把「窮rock友」style有心有計劃地捧上巴黎天橋和high fashion名店的人是宮下貴裕,但第一個能從這種風格中豐收的人卻是Hedi Slimane。是的,我的論點是宮下影響了Hedi再經Hedi影響了全世界。你也許會說:「唓,大家靈感都係來自窮band友,點話得埋邊個抄邊個喎!」

如果我說我眼見第一個窮band友look造成高級成衣的人是宮下第二才到Hedi也許你會說我偏見,但如果我告訴你Number (N)ine創立於1996年而一直主打這種style,但Hedi則是2001年入主Dior Homme才開始的則是有很多網上找得到的歷史圖片可以證明的,仍然不信的話不妨再看看Hedi1997至2000年作為Yves Saint Laurent Rive Gauche男裝系列的designer時的style,除了「窄」是一樣之外,「畫風」完全不是如此的,但他加入Dior後得到了空前成功之後,就一直沒有放棄過這種他可能覺得「捉對了路」的潦倒樂手美學,所以後來他再回到Saint Laurent Paris依然維持,甚至我相信今年9月發佈的新Céline也很可能不變。

要講公道話的話,Hedi手上的窮rock友style,因他個人的能力和那些fashion house的資源配合,後來是再有所提升的,但如果你說他幾年完全未聽過未見過Number (N)ine,則是打死我都不信的。否則這種巧合也真的太「唔抵」了。

不過到了現在,都只能懶瀟灑地move on或者懶唔唏噓地講句「俱往矣」!

宮下貴裕2009離開了N(N)之後,江湖傳聞是因為情緒病而休息了幾年,再蒲頭推出個人品牌The Soloist by Takahiro Miyashita時整個人起碼瘦了50磅,而作品風格雖然仍有少少N(N)的遺風,但我覺得已是另一件事了……我想說的是,愛一個人現在快點盡全力愛,因為將來無法預期,就算你和他/她唔死又唔癲又無彼此失散,只是對方決定轉style了,你都只能偶爾懷念以往那段美好,然後唱返句「那動人時光,不用常回看」!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