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黃偉文
熱門文章
黃偉文
BUY ME A LITTLE SUNDAY
黃偉文專欄:「不用報時的手錶」與「沒有度數的眼鏡」
7
02.08.2018
十三、四歲的我偶見風華正茂的Moschino,最震撼我的創意之一是用刀刀叉叉做軍裝外套。
天馬行空式的「奇怪道具做手袋」後世當然大把接班人,包括Olympia Le-Tan的牛奶盒、Judith Leiber的天鵝clutch及Kate Spade的香檳冰桶手袋。

那天忽然想起一個「哲學問題」:

當人手一部「功能千樣」的手機時,「只懂計時」的手錶在不遠之將來會否終被淘汰?

結果勞力是有止境的,伯爵失去地位,蕭邦也無力雋永?

想了五秒,自己馬上解答了自己的問題,「絕對不會的!」因為我突然醒起自己當時正戴着一副沒有度數的「平光眼鏡」。

工具(裝飾用)

有好多次在外面吃完晚飯,預備回家之前,看看腕上的手錶,才發現時間是錯的,戴着過了一整天都忘記把時間校好,但我全日都沒有失去對鐘點的掌握呀,因為時分秒我主要都是靠看手機呀。

但我還是每天出街都戴錶呀,純粹為了好看呀,因為手錶雖然還是手錶還能報時,但它其實是一隻手鈪呀,不過咁啱呢隻手鈪識得計時之嘛。

而且,如果只是戴着一只手鐲,不夠威呀!想演嘢曬命,就得戴一隻有品味或者有品牌的手鈪呀,不然夠名貴的也可以,貴重金屬是一個選擇,稀有石頭是另一個選擇,除此之外複雜機械也可以價值連城。

總之科技進步了,有很多以前需要「跟身」的「小工具」,那些功能經過整合或濃縮,其實都可以由另一個gadget代勞,但我們還是不嫌重日日把手錶戴出街,因為它們其實早已變了一種fashion accessories。

譬如你其實一早做了Lasik,甚至根本天生目光如隼月光下都穿到針,咁你做乜仲戴住副眼鏡呢?吓?無度數㗎?吓?直頭無鏡片㖭?

「因為造型囉」,你會理直氣壯答我!「因為今日呢個look有埋副眼鏡完整啲囉!」「因為戴個框遮遮掩掩個眼袋無咁『現』囉!」

所以手錶廠又使乜驚執笠呢!

時裝道具學

當然也有人覺得low-tech啲,兜遠路啲,才是一種更有型的生活情趣,所以黑膠唱片和菲林今日都未絕種吖!

但帶樣「冇用」嘅嘢出街,更多時候其實只是想戴一件首飾出街。

邊個話首飾只可以局限於耳環、頸鏈、戒指、手鈪、頭箍、心口針……這些傳統的概念呢?

但凡是可以擺上身襯造型的,都可以是首飾呀,而首飾是不需要有其他實際功能,只需要你覺得靚就得啦,no no no,唔靚都得,只要你鍾意就得,不必與別人交代和解釋,沒有所謂的「錯」,更不會有什麼「唔可以」的。

事實上,把唔會帶出街嘅嘢帶出街,唔會揦上身嘅嘢揦上身,許多時候就是一些頑皮stylist和designer最享受的趣味。

比如4月才過世的手袋設計師Judith Leiber,我年輕點的時候也盲目跟從了Carrie Bradshaw(Big送了個JL的水晶天鵝給她,她就覺得呢條友”just wrong, it was wrong!”),後來想想她的作品裏的幽默感,有很多都會令人會心微笑「乜你帶個咁嘢出街?」,其實也是充滿想像力的「時裝道具學」。

另一個令少年時代的我最敬佩的是Moschino,不是Jeremy Scott繼承其精神的Moschino,而是原裝祖師爺,英年早逝的Franco Moschino。

十三、四歲的我對巴黎米蘭catwalk show的唯一影片營養就是明珠台的《Style with Elsa Klensch》,裏面偶見風華正茂的Moschino,他有很多震撼我的創意,除了用刀刀叉叉做軍裝外套,迷你購物紙袋做香奈兒式jacket的四大明袋之外,我還有看到天橋上穿著大家閨秀式的model,竟然拿着銻茶煲和熨斗做手袋!這種天馬行空式的「奇怪道具做手袋」後世當然大把接班人,由Chanel的中國菜外賣盒,到Undercover的小提琴,到Kate Spade的香檳冰桶,到Olympia Le-Tan的牛奶盒,形形色色豐儉由人,但在80年代來說這種有趣的fashion props卻是開啟了無數人,包括我,的那個……那個叫什麼,呀,「茅塞」!

只要喜歡,就隨心帶着「古怪」東西當accessories招搖過市吧,事實上,帶出街好似好合理的手袋,在好多立雜function都可以由手機負責的現世中,那個「袋嘢」的功能也有可能漸漸退化,以前全滿的現在變半滿,再下去也許會變成空的其實不用帶都可以,但我就不信到時大家會唔孭啲Dior、Hermès、Chanel、LV、Gucci出街囉,到時手袋也會變成一種其實無用但為了可愛的襯衣服道具吧?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政治漫畫 港產片 手作 香港製造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