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文時裝:「迫於無奈買的核突衫」系列 - 明周文化

黃偉文時裝:「迫於無奈買的核突衫」系列

撰文: 黃偉文

01 Nov 2018

其中一件在壇香山!都是那些攝影師和插畫家所害的,正常初到貴境的人怎知道太陽落山之後溫差會大到唔入去那些fast fashion store買返件長袖衫長褲會死人?

怎麼可能想得到後來Junya Watanabe、Vetements、Balenciaga一個接一個把這種薯衫變成潮物。

「迫於無奈買的核突衫」,即係話,正常一定打死不會買,那天卻非買不可的……

被問到「人生中最難忘的衣服」,於是我努力回想「最靚的」,失敗了,再轉回搜尋「最醜的」,也不容易,最終一撈就浮面的,竟是各種奇怪情況下得到的衣服,比如說,「迫於無奈買的核突衫」,即係話,正常一定打死不會買,那天卻非買不可的……隨口數到幾件。

「最難忘的衣服」,原來非關靚與唔靚,通常都只是「最有故事的衣服」!這當中有沒有啟發到你一點人生哲理?

迫於無奈買的核突衫39號

時維九十年代,那是個特別「磨爛蓆」的日本冬天,都四月中了,晚上溫度仍然只得攝氏單位數。

去東京,因為雜誌拍照,那個年代不太流行借衫影相,你要拍最新夏裝嗎?只能私伙上陣,而且自己襯埋衫設計埋造型,結果收拾行李時執吓執吓唔記得咗執任何保暖的衣物,又難怪嘅,香港早已回南,一時忘了check彼邦的天氣預測,便以己度人假設東京也可以穿短袖Tee,結果一步出成田機場,便知「瀨嘢」!

「唔緊要嘅,日本乜都有,又唔係咩落後國家,最多咪出到市區一路拍一路搵件厚褸買囉!」當時心諗。早有破財的準備,亦預咗件衫可能唔係咁靚都要殺,保命緊要!

結果搵了兩天,只見全市時裝店已換上「薄yit yit」的夏裝,真係一件厚啲嘅都無!秋冬減價貨尾亦早已入倉為安……在低溫症引致休克前,有隊友想到,一年四季都有御寒衣服買的地方,大概只有滑雪用品店!

那是二十年前的世界,North Face和Burton還未被當成潮服穿的日子,什麼「山系」「雪系」的形容詞沒有人聽過,保暖衫就安安份份地做其功能服而一早放棄在「美」的界別角逐,那件好暖但好薯的黃加深藍滑雪裝,往後十幾年回想起來仍是自己無法面對的「核突衫」……

……怎麼可能想得到後來Junya Watanabe、Vetements、Balenciaga一個接一個把這種薯衫變成潮物,更令人無法面對的是,近年我當佢係寶主動買了七八件,而且每件的價錢都是當年的五至十倍!

迫於無奈買的核突衫74號及103號及132號

三次都因為凍!不,其實之後很多很多很多次都是因為突如其來的天氣轉寒才迫於無奈地買了核突衫!是的,因為能保暖而不核突的已經找不到了,所以搵到咩就著咩啦,仲嫌三嫌四咩!

其實年紀越大,買衫越嚴格,不夠八十分的絕不容許跟我返屋企!一來當然是因為「人望高處」,二來多年來深受「買咗先算」所害,租越交越貴人卻越住越迫,也無法不挑剔一點了。

但總是報仇咁報,平時多腌臢腥悶都好,有些肉酸衫是你「焗住」要買的!

其中一件在壇香山!頂,都是那些攝影師和插畫家所害的,千古以來你有無見過任何典型夏威夷人形象是著長褲的?初到貴境的人怎知道太陽落山之後溫差會大到唔入去那些fast fashion store買返件長袖衫長褲會死人呢?

更冤枉的是去Niagara Falls玩,觀光船派的膠袋雨衣明顯防不到近乎兜頭淋的瀑布或者浪或者whatever水,我懷疑他們是故意把這些雨褸造成毫無戰鬥力,否則如何把落湯雞們迫去互相勾結的紀念品店買件核突但乾爽的Tee!不然你有本事一路濕住身 “up”住兩粒鐘返紐約嗎?

後來半路太凍要搵cheap衫買已轉化為一種帶點陰功的歡樂活動。年初去愛丁堡旅行,想不到那間好有型的Boutique Hotel個暖氣系統是廢的,只好臨急去找套夠厚的track suit當睡衣。才發現Primark這個以平著稱的服裝連鎖店果然名不虛傳,你以為那些日本的美國的瑞典的Fast Fashion Brand已經算平嗎?他們還要比Primark貴一大截呢!我們花了兩個小時在那兒,樂趣就是在於,到底一件廉價的量產衣物可以做到多廉價呢?五英鎊一件Sweat Shirt或一條Track Bottom,四英鎊一對籃球鞋暫時仍是我所見過的紀綠保持者!

說起來最需要感激的還是那些廉價衣服連鎖店,而且每去到一個城市你還是最好先搞清楚他們分店在哪兒。什麼?你去那個城市既不常下雨氣溫又不會低於20度所以你應該沒需要半路中途搵衫買嗎?你不要給我的朋友P聽到,否則他肯定會反問:那麼你肯定你的腸胃超好、不會水土不服而且這兒超多洗手間嗎?

倒楣的P對於不同品牌在世界各大城市最平一條牛仔褲賣多少錢是瞭如指掌的。我勸你最好聽他的建議!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