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墟市的可能】 廢墟中自救的天馬 居屋墟市抗霸權的可能 - 明周文化

【永續墟市的可能】 廢墟中自救的天馬 居屋墟市抗霸權的可能

撰文: 方樂貽、關震海     攝影: 關震海

23 Dec 2017

領展將商場陸續售出,街坊捱高物價食材,跨區買餸的現象開始蔓延至居屋。

天馬苑是上世紀八十年代麥理浩提出「建屋計劃」的居屋,獅子山下的五幢居屋,環境清幽,曾經是山下樓王。自去年領展將天馬苑商場售予盈信控股旗下的策勵有限公司,標誌性的天馬被強行拆去,小店突遭解約,新業主堅持改裝商場,餘下食肆寥寥可數,商場恍如死城。

img_8652居民遊行至新的管理公司佳定,抗議種種安排沒有諮詢居民,可是至今仍未得到回應。

「拆天馬,解租約,裝修,一切只是佳定管理公司與區議員單方面做簡介會,避開居民大會,過程根本沒有街坊的份兒,不如自己屋苑自己救。」曾參與紮營抗議的「天馬墟市」成員李浩鈞說。今年5月,百多名街坊曾遊行至管理公司門口,最終街坊還是決定用墟市抗衡,9月終於辦了第一次「山下有墟」。他們發現在自己管理的場地辦墟市,不用通過區議會,辦墟市比在政府管理的地方辦更方便。這給予我城另一重大啟示:私人屋苑辦墟抗衡領展變成可行之路。

領展去年6月出售黃大仙天馬苑商場,小商戶相繼被逼遷,居民常去購買日用品的藥房消失了,連昔日放在屋苑中庭的飛馬標誌也被拆卸。記者事隔半年再到現場,如今已被白布蓋住,瑟縮在垃圾站的牆邊,天馬苑驟然更覺荒蕪。

日本人開的麵包舖、小學補習社與藥材舖通通搬走。「天馬墟市」工作組的李浩鈞早於5月向傳媒透露,已決定聯同小店,定期在屋苑內辦墟市。籌辦墟市需時,一班年輕人從零經驗開始摸着石頭過河,跟政府書信來往,花了四個月才成功在屋苑的籃球場第一次舉辦「山下有墟」。

img_2025李浩鈞親自落場表演搖搖,街坊駐足圍觀。

「我們希望讓商場的業主知道,現在你不理會我們,其實我們也可以滿足自己的需要。」還在讀書的李浩鈞認為,商場的新業主接手後並沒有清楚公布發展方案,因而引發不同的抗爭行動,可惜,即使如此,管理公司與商場業主的態度依然是不瞅不睬,一副天馬苑商場只是屬於他們的模樣,愛怎麼發展,他們說了算。正是這種強硬跋扈的態度,最讓街坊感到失望。

「其實居民未必真的要想用很大的力量去抗衡領展,但正正是日常生活的選擇也開始被剝削或侵蝕,所以我們才想出這個方法。」同屬「天馬墟市」工作組的陳俊裕深信,所謂抗衡,並非推倒領展,只是希望居民有選擇的自由。

萬事起頭難

雖然在屋苑地方辦墟市,不用區議會批准,但對於這兩位墟市初哥,申請牌照依然令人頭痛。單是申請過程,就要耗時四十二天,而且必須預早申請,把所有表格遞交給食環署,再轉交房屋署、消防處等部門處理。牌照消耗的不止是時間,還有金錢,光是消防牌照也要一千多元,食環署的牌照亦要一千多至兩千元。二人即使事前請教過有相關經驗的團體,自發籌辦墟市所遇到的困難極多,他們屢屢被迫在各種事情上作出妥協。街坊用公餘時間籌備,並沒有什麼資金宣傳,牌照方面的成本也要盡量最低。

img_2090

李浩鈞指,政府的牌照指引含糊,無法輕易在食環署或政府網站找到這些資訊,例如有人表演、有現金交收就要做臨時娛樂牌照,本以為在屋苑內私人地方應該不需要,原來仍然是需要的,這些就是當時欠缺的相關經驗和知識。李浩鈞在籌辦初期以為整個過程應該很快,只要有地方、有人願意做、有墟市的檔主參與就可以了,但實際上公眾場合舉行活動,政府有不少限制,而在私人屋苑範圍內辦墟,食環署前線人員向他們稱只要不辦熟食,辦墟市根本不需申請牌照,因此天馬苑1月會再辦墟。

墟市主要靠網上宣傳,9月前來趁墟的街坊為數不少。這次墟市少了一些可以邊逛邊吃的食物,的確略有遜色,加入熟食攤檔似乎是長遠之計,但消防處和食環署的檢查會更嚴格,金錢和時間的損耗,可能會是現在的兩三倍。

人情味濃 賣物平民化

記者當日親到墟市現場,有不少天馬苑的街坊身體力行擺檔,亦有街坊自願表演,吸引更多顧客到場。

外面的社企知道天馬苑辦墟,亦到場開檔支持。社企「良由集貨」專賣平價油鹽醬醋,像舊式的雜貨店般按斤秤,大家買多少他們就秤多少,不需要像超級市場那樣,街坊為了想便宜一點就一次性大量買回家,不用吃到食油有油耗味,白米長出穀牛。為了響應環保,「良由集貨」希望街坊自備袋和樽,吃多少就買多少,而最受歡迎的是米和洗衣粉,他們專賣洗衣店用的牌子,街坊覺得便宜之餘又洗得乾淨。路過街坊見有平價醬米油鹽,都列隊買貨。

img_2056img_2016藥房搬遷後,天馬苑街坊連買廁紙也不方便。街坊用批發價入貨,以「至抵價」售出日用品,引來居民搶購。

墟內一檔賣廁紙筒、紙巾盒同樣受歡迎,記者發現價錢比街市還要便宜,問街坊檔主Zoe為何這樣抵,Zoe答道:「批發價,唔賺錢,只為街坊。」不願上鏡的Zoe說,商場逐步倒閉令街坊生活諸多不便,趁這次墟市她決定加入檔主的行列,她說下次再有墟市會再參加,務求不用靠新業主也能解決生活所需。

走了一圈發現另一位街坊檔主媽媽,正抱着小女孩賣特色茶葉。細問之下,發現檔主湯小姐為了讓孩子就近上學,花了1.2萬租金搬到天馬苑,怎料搬來一年多,發現商場店舖全部拆了,連應急的藥房也沒了,現時每天都要搭小巴到樂富街市買餸。湯小姐熟悉茶葉,在社交網站設專頁,她希望將好茶帶給街坊。她其實更期待為街坊即場沖茶,可是她也知道,賣茶要拿牌照,恐怕短期內難以實現。「現在只能先沖好,給街坊試喝。」

img_2061賣茶葉的湯小姐希望天馬苑有定時定點的墟市,解決跨區買日用品之苦。

屋苑附近有超市,她笑言那間超市價錢既貴,又缺乏新鮮食材。去街市一趟,對於要湊剛出世女嬰的湯小姐來說是頗吃力的事。「推着嬰兒車,那些菜也是掛在嬰兒車周圍的,如果車上是什麼都沒有的,那我就收車揹袋背着女兒坐小巴。如果要方便和有時間的就

走路下去,二十分鐘左右,快則十五分鐘,其實搭小巴也要十到十五分鐘。」

初嘗籌辦墟市,對他們來說,只要能抵銷成本便達到了最基本的目標,這次墟市,最大目的是測試水溫,希望能為他們提供多些選擇。「天馬墟市」成員陳俊裕期望,墟市至少每個月辦一至兩次,如果增加至每個星期都有的話,就要賣更多日常生活用品。

18198321_355524288175921_1825893483600329617_n年初有街坊要紮營,要求業主「真對話」。記者5月到現場,工人開始拆走標誌天馬苑的「天馬」。9月清潔工人收藏天馬像在垃圾房。

img_8605

img_2107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